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妈妈 > 正文
风儿你在轻轻的吹
2017-05-12 16:08:11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夏出生在七月。比预产期早了两个月。如果这是个错误,那原因已经不重要了。结果是她失去了妈妈。初夏的田野有大片金黄的向日葵。明亮骄傲的

  夏出生在七月。比预产期早了两个月。如果这是个错误,那原因已经不重要了。结果是她失去了妈妈。初夏的田野有大片金黄的向日葵。明亮骄傲的颜色。倔强直挺的植物。外婆告诉夏。水塘边那些深深浅浅的草丛中有毒蛇出没。但每次找到夏,都是从水塘里。外婆把小小的女孩拉回家。放在大木盆里清洗。水流顺着夏后背股沟流下去。滑溜溜,痒得夏不停咯咯的笑。外婆会一边清洗小身体,一边嗔怒的抬起另一只手轻敲夏的小脑袋。“还笑,每次说你都不听。那里多危险。那么爱水,前生肯定是条小泥鳅”

  外婆是个温和的女子。即使在责备人时,声音都是柔软的。村子里的大人孩子对外婆都很客气而且照顾。夏想,这肯定是因为外婆能缝漂亮的衣服,能够唱出好听的儿歌。山村里的夏日并不炎热。午后的时间,外婆在门口铺一张旧的竹席。坐在上面弓着身子给夏的小衣服上添上一花一草,有时还会绣上花丛中偏偏起舞的蝴蝶。让夏穿着的粗布衣服也会栩栩如生,惹的的邻家的小孩好生羡慕。每当外婆的手那样一起一落,穿穿引引时。夏会跪在旁边,胳膊倚着席沿,双手捧着脸蛋不错眼神的盯着。

  真的好象神话。米白的粗布裙边怎么就变出了两只五彩斑斓的蝴蝶。怎么一会工夫,它们又置身于美丽的花丛中。夏有时那样一扒就是一个下午。中间外婆会直起身子揉揉腰,擦擦模糊的眼睛。然后扭头看夏,微笑着伸出手摸摸她的头。有一次。村子里的一个年轻妈妈夸外婆手好巧。能绣出那么美丽的图案。外婆微笑着摇头。不行了,年纪大了,做这些活久了会腰酸腿疼。夏无意中听到。但却深深的记在心里。于是每次穿那些小衣服,小裙子会格外小心。不弄脏它,不撞破它。

  有时,隔一两个月。爸爸会从镇上回来看夏。带回来给外婆一些钱。再买给夏几件小衣服和好吃的零食。“外婆,爸爸为什么不和我们住在一起?”小小的女孩子曾经这样问。然后外婆把夏搂在怀里。不说一句话。眼睛出神的望着远处群山的方向。从中午一直坐到太阳落山。夏很乖,知道外婆在想妈妈。就窝在外婆怀里一动不动。竟然睡着了。睁开眼睛时。太阳已经没到了山后。外婆揉揉夏的小脑袋。拉着她的手慢慢站起来。摇晃着向家的方向走。路上外婆问,“夏饿了吧”。小女孩使劲儿的点头“恩”。老外婆脸上浮现着柔和的笑容。“回去给你做好吃的东西”。“明儿把你爸爸买来的白裙子上绣两只蝴蝶。漂亮的姑娘就得穿漂亮的衣服。”外婆就那样边走边唠叨着。

  第二天早上。外婆醒来就不见了夏的踪影。直到了近中午,才从远处听到了夏和其他孩子说话的声音。不一会,小女孩跑进了家门。用很清脆的声音喊“外婆”。外婆回转身。着实吓了一跳。拉过夏脏兮兮的小手。“你这是去哪里了,怎么头发上都沾着草叶,再瞧瞧你的脸。我的天那。是不是玩的时候,从山坡上掉下去了!”小女孩一脸骄傲的灿烂笑容。扬着头,眼睛漆黑明亮。塌塌的小鼻子还因为跑的太急,呼吸不均匀而微微翕动着。“外婆,我去捉蝴蝶了”夏边说边掏自己的衣兜。外婆看到躺在女孩的小手心里,有两只死的青色蝴蝶。暗蓝的花纹,淡黄的斑点。很美丽。但其中的一只已经折断了半个翅膀。外婆看着夏。女孩鼓着小嘴继续说。“外婆,你不要给我的裙子绣蝴蝶了。太累。你把他们贴上去吧”。小女孩扑闪着天真的眼神。但外婆的眼睛蒙着厚厚一层泪水。

  夏在一天天长高。而外婆却在日趋衰老。生命轮转的方式。任何人都无法拒绝。出生和死亡。都是这样简单的事情。有时候,觉得他们是握在每个人自己手里的。可以选择生或者死。就像夏的妈妈。如果那一刻,她拒绝了女儿的到来,那么她也许依旧拥有平静幸福的生活和疼爱的丈夫。但她选择了后者。夏五岁那年的冬天。爸爸回来,说秋天要接夏回镇上去上学。隆冬的小山村。远远近近的山被覆着厚厚的积雪。这个时候,是这片天空最安静的时候。人们没有农活,也不能出山。外婆搂着夏。坐在暖暖的炕上。教小女孩唱一支又一支的儿歌。夏最喜欢的就是每年的冬天。有暖暖的温度,亲爱的外婆,还有那些好听的儿歌。

  安静的冬天就在窗外。这样一天天褪去。春天的时间人们开始忙碌生活。那样一个春雨过后的上午。爸爸突然从镇里赶过来,说要接夏走。外婆木木的站了很长时间。然后开始收拾夏的衣服。因为山路很长。爸爸急急的拉着女孩向外走。夏的小手被握在爸爸的大手里。很紧。甚至让夏感觉疼痛。但小女孩紧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小跑着跟随大步向前的爸爸。

  走出大门很远。夏隐约听到身后外婆在叫自己。女孩固执的站住。爸爸转头疑惑的看她。因为不常见爸爸,所以夏怯怯的看他。指着身后。“外婆在叫我们。”爸爸回头,看着外婆摇晃着瘦小的身体走近。她慢慢蹲下来,从怀里掏出一双红色的条绒布鞋。解开鞋扣,夏把光着的脚丫伸进去。外婆系好鞋扣。轻轻按了鞋面。叹了口气。“要过半年穿才合适。”“不是说秋天才上学吗!怎么现在就走呢。”外婆说这些话的时候。夏看见自己的新鞋上落了一滴水珠。在红色的条绒布上闪闪晃动。最后晕开。

  夏在五岁的那年秋天上了镇上的小学。。她是班里最小的孩子。老师们都喜欢这个聪明的乡下小女孩。老师教了一首新的儿歌,外婆以前从没唱过。那个梳着两条长辫子的女老师。她穿长长的白裙子。手指在按键上飘动就流出美丽的音乐。“风儿你在轻轻的吹,吹的那满园的花儿醉。风儿你在轻轻的吹,莫要吹落了我的红蔷薇。春天的花是个小蓓蕾,夏季里嫣红的更娇美。秋天她花瓣处处飞。冬季里心碎是为了谁。”那一夜。夏梦见了山里的外婆。她给外婆唱了这首好听的儿歌。其实。在那个她离开山村的夏天。外婆就去逝了。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岩清水夏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