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夏天的童话(中)
2017-05-15 16:36:3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图1学校中最让人怀念的就是八月那阵阵的桂花香,实验楼前的草地总是绿的让人禁不住想到娃娃熊,嘿嘿,每次我这样讲我的朋友们都会欣慰的望...
图1

  学校中最让人怀念的就是八月那阵阵的桂花香,实验楼前的草地总是绿的让人禁不住想到娃娃熊,嘿嘿,每次我这样讲我的朋友们都会欣慰的望眼草地,很骄傲的说,“17岁了啊,娃娃熊!!”绿毛熊肯定好看,我一直这么想。那段刚进10班的日子很不可思议,一下课我就会跑到走廊和分到其他班我的“娃娃熊”们以最高的效率聊天,哪怕老师拖堂9分钟,我们1分钟也不会放过。哪怕只是一起去洗手间的那一小段路,我们也可以笑出花来。然后回教室让所有10班同学不可思议的一言不发,这样持续了2个月。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在外面笑的那么开心的女孩,回到座位上可以一直不说话。

  可我一点也不觉得孤独,因为我没有把那里当做自己的家。只是个寄居的“窝”而已。直到那次……语文晚自习前,所有的同学还是向往常一样各自在自己的位子上坐着,有唱歌的,有聊天的,有看漫画的,因为语文老师是个很年轻的老师,从来不会拿学校的升学率来戴帽子,自然也就成了我们难得放肆的借口。而我也在看着《语文报》,突然觉得胃里头很不舒服,就放下手里的报纸,埋头趴在桌上,以为过下就会好了,可是痛的越来越厉害,就象肠子缴在一起了,用手摁着,使劲的摁着也没有用,实在疼的受不了了,就抓来眼镜盒,一只手使劲的捏,可是怎样都转移不了自己的注意力,我几乎要疼的叫出声了,甚至我觉得我已经哼出声了,但是教室里太吵了,胃痛的不行却在离朋友那么远的“外班”,突然觉得好委屈,要是在3班肯定会有很多人关心的,那时我就是那么想。教室里的笑声歌声好象越来越大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顺着手臂滴在眼镜盒上,胃痛持续不缓解……

  “你怎么了?”突然一个头钻进我手臂下方,胖乎乎的瞪着双惊讶的眼睛。我没有回答,只是在发现还有个人知道问问我时更觉得疼了。

  “哎!!你说呀,你到底怎么了,是肚子疼吗??你说话啊!!”

  我被这个女孩焦急的语气感动了。“我胃好痛……”

  “啊!很痛啊?那怎么办呢?”

  我只皱着眉摇头,没有说话,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等着吧,看最后我怎么了”我无奈的对自己说。她走了,可以理解。但是我还是好失望。

  “夏!!”我听到了好友婷的声音,向窗口望去,我愣了。她们7个都站在我们班后门的门边,在当时我看来那时多么“壮观”的景色啊,一下子觉得好开心,原来得病是可以那么幸福的,除了小时候不想去幼儿园把体温计放在热水袋旁边,那是长大后第一次想就这么病下去了。不久才发现,不止是她们在担心我,10班很多同学都在我座位的周围问长问短,各种各样的药,大大小小,花花绿绿摆了一桌子,事后那个胖乎乎的女孩——也就是我后来的好朋友,告诉我说,她那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就想到去找那些我以前的朋友,想她们肯定有办法让我“精神”起来。说完她有看着我的眼睛说“其实你刚来时我们都很喜欢你的,看着你和你以前的朋友那么默契的谈话,好想也和你交朋友,肯定会很开心。但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你的那扇门关了那么长时间。”

  得到那么那么那么多爱的我,那天晚上说什么都不肯去医院,就要坐在寝室的床上霸道的对她们说:“都好久没有在寝室里和你们这样聊天了,我想听故事,不去晚自习了好不好?”——要知道在那时,那是需要何等的勇气,可是她们没有一个让我失望。我就那样等着她们一个一个请完假,再一个一个走进我10班的寝室,然后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中倚在床头看她们不同的表情,不同的姿势……(因为在上课时间寝室是不供电的)。说的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确切的说是可能我根本就没有听,我只是喜欢那样大家毫无顾虑做事的样子。

  那晚我很高兴,也很内疚。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目标,我没有权利让他们为我停留,我自己也不能。睡前我对着挂在床前的鸭子说“人不能活在过去,回忆是让人学会满足,绝不是对未来的奢侈。”

  第二天我开始了真正在10班的生活。

  〈四〉

  打开窗户的天和在高一时一样蓝,云一样白,花一样香,人一样美。只是作业量越来越大了,还没到高考试卷就是几乎一天一份,加上预习-作业-复习,还要应付每周都要进行的年级联考,(每周考的科目都不同),可是很奇怪的是我发现高中生是其实是最会统筹时间的“小动物”,嘿嘿~,也就是说,无论老师布置多少作业,我们总可以毫不打折的空出娱乐时光,然后用所有大人都摸不透的口气说“死学是不行的!要讲究效率!”这不,我们的效率就是老师满意,家长同意,自己乐意!高三的学哥学姐总在看到我们时说,“哎!高二的最舒服了”,因为我们有了自己的思想。那是段让我们各自性格和学习方法固定的时期。就像南老师说的,在二中我们要学的不仅仅只是学习。

  记忆犹新的是那段南老师讲的老故事:一个老者在公园里聊天的石桌旁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树上有两只鸟,开枪打死一只,还有多少只?老者想着无论答案是什么样的,他总会有另一种解答,谁都无法给出正确答案。事实上也确实有很多答案,无非都是写世俗无聊的解答,惟独只有一个3岁的女孩让所有人闭上了嘴。“还有一个孩子在等她妈妈和她一起飞走。”

  我们也愣了,南老师只说了句,“我不希望你们成为社会的奴隶,钻石美在它的菱角与纯净!我希望将来你们可以成为一颗闪光的钻石,这是老师最大的心愿!“

  〈五〉

  为了爱,浪费生命是年轻人的特权,可惜,青春和爱情却是天底下最容易消失的东西——曾经在一个很感人的flash中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其实对于“爱情“这样沉重的词完全不适合我们这样的年龄,只是当我的同桌换来了一个叫李的男生后,我们在3班定好的约定被悄悄的打破了……他刚刚换来时我们也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很奇怪的习惯!可后来他有说这是个好习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我们的交往和大多数男女生的交往一样开始,傲慢与偏见就此上演。很多朋友很喜欢听我们那时的谈话,经常会在我们“不可开交”的时候看见她们捂着嘴笑个不停,(那么好笑吗?)她们说:因为那简直就是绝妙的“傲慢与偏见“翻版。直到对方无话可说,被逼的用沉默宣告“投降”。当然也有过分的时候,后果就是谁也不理谁——很长时间。最长的一次持续了大半个月,其实那是很难受的,离自己最近的人却一言不发,要知道其实无论何时我们的坚持期都超过不了三天,好多次都是庆幸自己还没有健忘,^_^,(不然先说话不是代表我输了?)那时我就是这么想的,什么理由都没有,就是不想输给他。

  很自然,那段时间我们学习也是在比的。所以他很当然的考了一次他进步最大的名次。那段时间我们都很开心。不久,他的语气越来越多的顺着我了,任由我怎么样的“霸道”他总是笑笑的看着我。然后第一次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你怎么会笑的有酒窝的呢?”

  “哈哈……,猪头啊,是人都知道是遗传撒!!你想要啊,付钱,我可以考虑过继给你的撒~~呵呵~~~”

  他很傻的笑,然后很正经对我说:“你笑的时候真的很漂亮。”

  “…………”平时的对答如流头一次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话了,有种很怪怪的感觉……

  从那后,他会很注意我收到的每一封信,交的每一个异性朋友,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会监督我吃饭,不准泡面;会帮我翻墙跑很远买胃药;会每次在我不高兴时从家里带来一个他从海边捡来的贝壳,然后在那上面讲出一段故事;会在下晚自习后在教室的后排吹口琴,即便我只是低头在赶数学作业,我也知道那里面吹的是“甜言蜜语”的主旋律,(一部讲述一个哑巴用他的口琴挽留幸福的电影)。

  可无论他做什么,我只当“视而不见”。一个劲的对自己说:我要做乖孩子。更何况再过一年就是高考!前途经不起玩笑,也许不是玩笑。18岁的我们是无法拿捏感情的。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航平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