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心灵的忏悔
2017-05-16 09:38:26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图1今天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日子变得无忧无虑,天高云淡地无所谓地过了,只要不刻意地回想起那段曾经,那个人,其实所谓的山盟海誓...
图1

  今天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日子变得无忧无虑,天高云淡地无所谓地过了,只要不刻意地回想起那段曾经,那个人,其实所谓的山盟海誓,刻骨铭心也挺容易忘记。遗忘嘛!不过是甩甩头,打个响指,一切也就都结束了。

  故事已经被岁月遗弃得太久了,该忘的不该忘的都忘得差不多了,记不清萍是什么时候进入我的生活,真正占据了我的心。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个好男孩,不吸烟,不喝酒,不打架,甚至连脏话也不会说。学习成绩虽不说名列前茅,却也是老师器重的尖子生。特别是写得一手好文章更是让人羡慕不已。可我不懂自己,老师同学也不懂,爸妈更不会懂,谁都不懂我。我什么也不缺,却似乎浪荡的我天生就有一颗流浪的心,我行我素,执拗做出一大堆大人们称之为叛逆的事情来,不知为什么,看着身边的人紧张在乎我的样子,我就感到异样的痛快。我不是有意去伤害他们,只是放不开那种感觉,不用负责,不计后果,随心所欲,与现实脱轨的感觉。我总幻想着自己应该是活在故事中的人,我不懂得什么时候放手,不懂有些事必须与客观实际相结合。既然是故事,就应该有曲折婉转的故事情节,我想。

  只记得我很喜欢她的眼睛,深深的略带忧郁的黑眸子,于是整天盯着她的眼睛发呆。直到有一天,朋友告诉我其实萍已经喜欢上了我,才发觉心里多了一种怪怪的感觉,一股酸溜溜的东西发疯似的往上涌,感觉脸红了,好像喜欢的也不再只是眼睛。

  不知道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还是别的什么,我居然当着萍的面向另一个女孩——萍最好的朋友琼表白爱意,原因很简单,我极希望看到萍那一刻在乎我的表情。我假惺惺的样子甚至骗过了我自己,琼被骗了,她紧紧地抱着我好像快撐不住颤抖的身子,我听到她狂热的心蹦跳着,像要从胸口蹦出来。看了看幸福的琼,又看了看了呆愣的萍,我不得不佩服自己居然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萍失魂落魄的眼睛越来越黯淡,第一次看见萍偷偷地拭去眼角的泪水。我的心被触动了,我开始觉得这个游戏太残忍,可,我放不下,真的。

  和琼在一起的日子谈不上快乐或悲伤,只是我一向懒得计较我不在乎的人怎么样,只是我仍旧继续构思故事将如何发展。琼对我真的没的说,对我千依百顺,体贴温柔。可我没有感动,却第一次这样清楚地体会到什么叫害怕,我怕她,怕琼,在她面前我是十足的小人加混蛋,人性最丑陋的一面被我暴露无遗。我怕有一天,她会抓住我不放,而我,我的人生,我的自我,我的爱情,不会为任何人,任何事停留。这就是我,琼不理解我,不,应该是说琼太单纯,没能看清我丑恶的内心。我不希望琼认真,也许有人会说我是个疯子。

  几乎每一天我都能看到萍,依然喜欢呆呆地望着她那双深深的略带忧郁的黑眼睛,猜想那里面一定有太多的内容等待某个人去读懂它。我从不在意琼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我,只是一味做我的,我喜欢做的事。萍也会有意无意地望眘我,眼睛比以前更加地忧伤,更加地茫然——但在这一刻,我极想保留一次真诚地表白,我想告诉她我怕她,怕她的眼神。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摆放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我想“爱”这个字对我来说有点远吧!但我真的感觉到世界离我越来越远,心突然掉进一个遥远而深遂的山谷,无论我怎么拼命呼喊,回应的除了孤寂,还是孤寂。

  失去琼,是早在意料之中的事,背弃她之后的心里竟然连一丝自责也找不到。但每次看到萍的眼睛,都感到一种欲言又止的悲哀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我深陷在那双黑眼睛里无法自拔。我无法说服自己相信这不过是一场游戏一个故事。回头再看满脸泪水的琼时,我宁愿死在她痛恨我的目光中。琼很坚强,起码比我强,她可以放弃她得不到的,而我呢,却不肯放弃那终究得不到的爱情,到底谁比较傻?那时的我太执着,没有的,就总想得到。

  直到我真的如愿以偿了,萍成了我的女朋友,但一切都没改变,我还是我,有了萍又如何?我总以为整个世界是以我为中心的,总以为我已经拥有的,就不可能会失去,渐渐地,我放纵了我的爱情,将它摒弃在角落里——萍哭了,萍说她忍受不了我的自我,决定离开我。那时的我太年轻,拥有了,却不懂得怎样珍惜。我开始怀疑似乎我只是爱上了这种成就感,也许不是。我追悔莫及地再度去追求萍时,萍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明白了,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无论我怎么努力,最终还是失去了萍。萍走得太急,急得我不曾留心的它有多快.我终于明白生命原来如此脆弱,我才明白我不能仅仅关注自我,还应该关注他人,关注世界,我也终于明白自己失去的不仅仅是萍,还有很多很多比爱情更宝贵的东西——我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人,我无法面对萍那双令我心动的深深的略带忧郁的黑眼睛,更重要的是,我承受不了周围的谴责和来自内心的不安——我发疯似的在每一个和她呆过的地方寻找她的身影,可是找到的却只有更加无尽的悲伤。

  或许是为了赎罪,如今我时常会到附近的孤儿院走走转转,也时常向一些有困难的人伸出缓助之手,看到那些欣慰感激的笑容,才觉得自己丑恶的灵魂得到一点点安慰,才感受到善良给心灵带来的那份宁谧和温馨。我知道自己还是喜欢她,但她走了,我甚至连说一声对不起机会都没有,我想我是没有说对不起的资格了吧。

  在我的作品中常常有“面对现实”四个字,也许也只有我才能体会那是多么的无力与苍白。有时看见像萍的女孩,会呆上很久,但很快甩甩头,打个响指,一切就真的过去了。一年半后的今天,关于她的那段感情,已被封存,再也没有勇气去诠释。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与爱擦肩而过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