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2017-06-22 17:39:1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丽走了,丽回家去工作了,不用再像我这样,不知要流浪到什么时候。看着丽在那收拾东西,一种酸酸的味道在心里,清晰的记得我刚看见丽的时候...

  丽走了,丽回家去工作了,不用再像我这样,不知要流浪到什么时候。看着丽在那收拾东西,一种酸酸的味道在心里,清晰的记得我刚看见丽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她那长长的瓣子,长的到了大腿根,而且很顺,很滑,很黑,我们在不经意间就这样相识了,更有缘的是我们住进了一个宿舍,但是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彼此说说话,没有更深一步的交往。

图1

  让我们成为知已,是在经历了那件事以后,那件不堪回首的往事,不知那时为什么那么天真,我们怎么会那么轻易的相信别人,那是我们一同培训之后,通过了考试,第二天就要上岗工作了,但是单位要每个人交500元押金,当时告诉我们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银行已经关门了,没有办法,我们向房东借了一千元钱,交了押金,但是我们天天下班的时间也是银行关门的时间,一直没有时间去取钱,同宿舍有一个叫梅的女孩,也是和我们一起培训的,但是她没有通过考试,我和丽把存折给了梅,告诉她明天帮我们取钱,又告诉了梅存折的密码,然后梅说大概取钱得要身份证吧,虽然每次自己取钱的时候都不用身份证,但不知那次怎么了,就鬼便神差的也没多考虑,把身份证给了梅,一天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晚上下班了,我和丽一起回到宿舍,看见梅的床空空的,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梅并没有说她要搬家呀。

  正好这时房东来了,我们问房东,房东说梅是中午回来的,说是考不上,就不培训了,还得再花钱,就回家了。我和丽心照不宣,一切都明白了,一共加起来,六千元钱,我的两千元和丽的四千元,值得梅这样去做吗?在一个宿舍住了半年,真的没有看出梅会是这样的人,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当时我和丽还抱着幻想,大概梅是等晚上我们下班后再把钱送回来吧,面对着物是人非的屋子,我和丽等到晚上十一点,也没有等到梅回来,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明白,梅是不会回来的,但是谁也不愿意从嘴里说出这是事实,泪也已经流过了,心也伤过了,怪只怪自己太轻信于人,怪只怪自己太不了解这人心难测。

  第二天我们向单位领导说了事情的原委,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过年回家的时候,我们为了彼此间能问候一下,留下了她家的电话号码,(大概梅的本性还不至于那么坏吧,至少她留给我的电话号码是真的,如果她原来就心存不鬼,那么她也不会留给我真的电话,可能面对着这些钱时,她真的是被金钱冲昏了头吧),这是唯一的线索,领导打电话到了她家,她妈说孩子没有回来呀,显然家里是一概不知(但我们想也不排除家里帮着隐瞒这种可能,要不然后来怎么能那么痛快的把钱给我们),领导把事情向梅的家长说了一下,她的家长也没说什么,只是说她们真的不知道,可以把钱赔给我们,说一些她女儿不争气之类的话。最终我们去她家把钱取了回来,但是没有看到梅。

  “君然、君然”,我突然惊醒,不知何时眼泪已经挂在了脸上,丽拿过手帕,擦了擦我的眼泪,说:“君然,我回家了,唯一舍不得的就是你,你记住,以后做什么事千万要小心,不要再轻易的相信别人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呢,你放心,我一定还会再回来看你的,”我泪汪汪的看着梅,我知道这句话的分量,千里之隔,哪那么容易回来看我呀!我送丽到了车站,天气很好,可我的心情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熙熙攘攘的人群,也不知都在忙些什么,我和丽都不说话,拎着提包站在月台上,火车的鸣笛由远至近,停在了我们的面前,丽上了车,我拉住丽从车窗里伸出的手,泪如雨下,所有的话都哽咽在嘴边,丽的眼泪滴在了我的手上,晶亮晶亮的,火车就在我雾蒙蒙的视线中离开了,我奔跑着,终于被火车远远的抛在了后面,耳边只响着丽的那句话:“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刺眼的阳光照着我,任由眼泪肆意的往下流,我蹲在了月台上……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长路漫漫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