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古典 > 正文
老四传奇(上)
2017-06-22 17:40:5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有些人像流星,从你的生命中转瞬即逝 有些人却像一个印记,永远的烙在记忆的深处 无法抹去,比如老四 提起老四,我就心惊胆跳,忍不住想

  有些人像流星,从你的生命中转瞬即逝 有些人却像一个印记,永远的烙在记忆的深处 无法抹去,比如老四 提起老四,我就心惊胆跳,忍不住想多看老婆几眼 害怕她马上成了别人的 老四让我害怕两件事 一是半夜有人用钥匙开我的门 二是有幸福的爱情生活 这得从很久以前说起 老四和我是中学同学,死党,兄弟 高考后,老四无惊无险的上了大学 我则去复读,去完美我的人生 因为有人说过没有复读的生命不是完整的生命

  一年后 我考进了老四的那所大学,并在同一个系 我不想在学校住,就在外面租房子住 于是开始了我三年的噩梦 我害怕在夜里听到开门的声音 这间屋子,除了我,只有老四有钥匙 老四晚上不会在十一点钟之前来这里 因为学校十一点钟熄灯 所以十一点以后来开门的就只有老四了 老四每次来,都带着人来,女人 说准确点,是女生 于是我得到外面去玩通宵 这样我才真正的知道“鹊占鸠巢”是什么意思了 有一个星期我创下了连续玩五个通宵的记录 当然也创下了连续旷课一周,40节的记录 无奈当学生会主席的老四神通广大 我的40节旷课成了40节病假 因此我失去了我这一生唯一一次被开除的机会 假如我偶尔对老四“鹊占鸠巢”稍有不满 老四就会说,要不是有他,我早就被开除了 我想,没有他,我连这次的机会都没有 我真的想痛扁他一顿,但又怕在校园中 被女生追打,只得作罢。

图1

  我不知道老四怎么变成这样的 但一次老四在喝醉了以后大叫以前 女朋友的名字 隐约我知道了这和她有关了 那是老四的初恋,那是老四17岁,念初三时认识的 老四上高中后,她去了外地的中专 到我进大学时他们已经5年了 老四来的很有规律 每隔一个月左右,他就会带女生来住三四晚 接着又是另一个 唯一有一次来住了五晚,那是外语系的系花 因此我说只有一次被开除的机会 但我不知道我已经有了多少病假了 只知道老师见了我总叫我注意身体,加强锻炼 老四带来的女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在做老四女朋友之前都有男朋友 依次我问老四怎么专挖墙脚 老四吐了个烟圈后告诉我 他讨厌看到别人幸福的谈恋爱 于是他看到谁幸福就去追谁的女朋友 所以我害怕谈恋爱,害怕幸福 老四在这方面可能不会讲兄弟情谊

  一次我无意中提了一下他以前的女朋友 我手里的鸡腿就飞了 跟老四在一起,就老四的话说 是我成熟了不少 老四经常说我幼稚,决不会有MM喜欢 于是他常训练我 因此我学会了抽烟,喝酒 大有出蓝之势 也正因为如此,老四从此以后很少自己去买烟酒 专抽我的,喝我的 最绝的是老四总叫我去给他买套子 要知道,我跟女生说话都脸红 没有想到几次过后 我还能跟药店的MM谈笑风生 于是我常想 认识老四,究竟是福还是祸 因为老四的“上床用品”都是我买的 所以我发现老四很“能干” 我有发现,第二天我从房里扫出的垃圾中 套子数和空易拉罐数总是出奇的吻合 也被我发现了老四事后有和一罐酒的习惯 有一天我有发现了六只易拉罐 而下午就有我们系和中文系争夺本次篮球赛冠亚军 的大战 我们系一向被看好 但中文系和我们不相上下 于是我找到了一个发财的机会 我到处找人打赌,说中文系稳赢 一赔十 果然不出我所料 老四这个系队队长,在上半场20分钟里 只进了5个球 下半场就没有出场了 我知道他的脚在发软 场上的形势一边倒 当结束的哨声吹响的时候 我真想冲上去拥抱老四 他让我足足赚了一千元 饮水思源 晚上我请老四吃了一顿火锅 并送了他十盒“夜曲”和 一箱“蓝带” 老四莫名其妙,甚至把手伸到了我的头上 至今老四可能还不知道这个秘密 只是他很奇怪从此以后我通宵的人民币再也 不要他报销了 我忍不住问老四 为什么总有女声跟他 老四不屑的抽着烟: 你说说,只要我报着吉他在她窗外 唱两首为她写的歌 试问天下有哪个女子抵挡的了 我想想也是 想老四这种人的确该妻妾成群 但我又忍不住想知道他是这样甩掉那些女生的 老四大笑“ 这你就不懂了,你还是个处级干部 当你升到非处级后我再告诉你吧 现在虽然我早就升了 但老四没有机会告诉我了 因为老四的缘故,我认识了老四的那些“前妻” 很奇怪的是 她们每次碰到我的时候总会问 “三弟,老四的身体好写了吗?” 我总是莫名其妙,于是色咪咪的问到 “四嫂,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 那些在我房里敢当我面和老四KISS娘们居然会 红着脸跑了 忘了补充一点,虽然他老四我老三 但这是因为他加入我们兄弟阵营的时间比我晚 其实他比我大 所以我叫他四哥,他叫我三弟 老四的大名在我们这个下学院可以说是 人人皆知,这倒不是他的艳事, 他的那些艳事除了我,那些四嫂 及四嫂们以前的男朋友就很少有人知道 虽然很多女生喜欢老四 但你在校园里绝对看不到老四和哪个女生很亲密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痞子余禾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