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古典 > 正文
老四传奇(下)
2017-06-22 17:46:06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这些人中没有人会把这些事说出去的 想想就知道 学院每一届都有风云人物 老四那一届当然是老四了 人张长的人模人样就不用说了 班长,系

  这些人中没有人会把这些事说出去的 想想就知道 学院每一届都有风云人物 老四那一届当然是老四了 人张长的人模人样就不用说了 班长,系学生会主席也不用说了 就是他那一手吉他和他创作的那些 女生无法抵挡的情歌和“痛哭的人”乐队 就足以让他响彻学院 有一次他到电台做了一次节目,自弹自唱了几首 他最喜欢的作品 不久之后居然出现在艺术系的文艺晚会上了 我吓的半死 老四的乐谱不外传的,有我保管着 我不得不去问那个唱歌的黄毛 原来是老四在电台做节目的时候 他录了下来 my god!我松了口气 我总在想,那些四嫂根本就不是老四追来的 只要他多看那女生几眼 那女生必定马上甩了男友跟老四往我的屋里跑 不过不是正在恋爱的女生即使跑也没有用 老四找的女人都是在谈恋爱的 在幸福的谈恋爱的 于是我想老四一定已经变态了。

图1

  有一次老四问我为什么不谈恋爱 透过烟雾,我似乎看到了老四阴险的眼神 我吓的烟头掉在了我刚买的风衣上了 老四几乎没有朋友,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别看他认识那么多的男生和女生 在外面和别人谈笑风生 来到我的小屋,多数时间是静静的抽烟喝酒 忽然我发现老四很孤独 追别人的女朋友,只不过是他排遣寂寞的方法 而已 我心里再也不骂他变态了 我也陪着他抽烟喝酒 老四经常喝醉,也经常在迷迷糊糊的喊着一个人的 名字 一个在他睡着以后我都不敢提的名字 上次是鸡腿飞了 下次可能就是脑袋 `转眼到了大二,老四也到了大三 每隔一段时间老四依然带来女生来住几晚 只是他脸上的笑容更少了 每学期开始老四都会请我吃顿饭 用他的头等奖学金 每学期也只有一次像这样大吃大喝 大醉!大声的喊那个名字 爱一个人真的那么苦吗? 忘记一个人真的那么难吗? 又要举行迎新晚会了 每次我们系搞文艺节目,礼堂走是爆满 因为老四的“痛哭的人”乐队是少不了的 每次他出场,我总得用手捂着耳朵 以防耳膜被那些女生的掌声震破 这次晚会,“痛哭的人”只来了老四一个 当老四提着吉他走到台上的时候 下面却一片寂静,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在诧异 为什么只来了一个人 老四也是静静的挂好吉他,静静的调着话筒 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老四那晚说的话: 也许,可能,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这种文艺活动 “痛哭的人”已经被我解散了 但我相信,以后还会有更好的乐队带给你们更好的歌

  下面这首歌是我很早就写好的,但这是第一次唱 我仍然希望你们喜欢 一听前奏,就知道不是很快乐的旋律 “九月四号星期三,开学后的第二天 我突然收到你的信笺 还有里面的照片 我看到你的旁边 看到他搂着你的肩脸上灿烂无比的笑容和 肆无忌惮的大胆 不是说好等我几年 怎么寄来着照片 如果你已经不想再谈 当初又何必许下诺言 让我一个人苦苦的盼 心情不是谁能明白 只是感到很无奈 事实不是谁能更改 只能接受这安排 如果偶尔你还记起来 别把我从你心里面 赶出来 赶出来 唱到最后,琴弦突然断了 老四静静的回到后台 这是老四唯一一次没有掌声的演出 我也知道了这首歌是写给他以前的女朋友的 从此以后,老四那把吉他除了我再也没有人碰过 日子静静的过 老四也静静的沉默 转眼到了放暑假的时间 已经两年了,在这两年里 老四共带了十七个四嫂 到我屋里来 而我们也一共买了一千七百个易拉罐 暑假老四去了武当山 我则留在学校打工 开学后,我大三了,老四也大四了 老四几乎再也没有到我的屋子里来了 但总是有以前的四嫂来找他 大四的老四已经不是学生会主席了 我也很难找到他了 慢慢的就没有女生来找老四了 我看到过老四几次 骑着他的“太子”在主校道上呼啸而过 立即就消失在校门外的马路上了 后座上没有人 一次从那家药店门前经过时 那MM居然喊住我 问我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来替兄弟买 “上床用品”了 晚上我把她带回了屋子 事后,我居然无比的空虚 忍不住拉开啤酒猛灌 接着再干,再灌! 我终于知道了老四为什么事后总要喝酒 空虚,心灵的空虚在蚕食着灵魂

  转眼老四快毕业了 走的前一天晚上,有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老四就一个人,就老四一个人 那晚我们一起笑,一起苦 一起抽烟,一起喝酒 说了些什么现在也记不清楚了 只记得老四说他要要回那把吉他 说他要到西藏去 第二天,我骑着老四送给我的“太子” 送老四去火车站 老四只背着吉他,提一个小包 火车开动的那一刻 想到和老四一起生活的七年就这么快过去了 我的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而我发现,老四的脸上也挂两行泪水 我也到了大四 没有半点老四的消息了 接着我毕业了 接着我工作了 老四不在身边了 我终于敢谈恋爱了 孩子满月的那天 我无意中听到两个客人的谈话: 你说奇不奇怪,上次我到西藏去的时候, 居然在一个喇嘛庙里看到一个年轻的喇嘛 弹得一手好吉他!” 不知怎的, 我的心像刀绞一般的痛了起来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痞子余禾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