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这里的空气
2017-07-14 17:19:0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没有什么事,在这样的日子,总是很无聊,节日嘛,都说应该高兴的,碰见了朋友都说节日快乐,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很快乐!走在大街上,...

  没有什么事,在这样的日子,总是很无聊,节日嘛,都说应该高兴的,碰见了朋友都说节日快乐,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很快乐!走在大街上,满大街都好幸福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爱情的味道,但是我知道那都不是属于我。现在幸福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可以睡一个好觉,但是好象连这小小的愿望都不呈满足我?

图1

  以为可以的,谁知道不知道?好象很多事都不是我所想的那样的好,以为用心去做一件事就可以成功,看来我是错了,有些事不是你去努力就可以成功的,譬如爱情!

  这几天结婚的人好多,走在街上,到处都是穿了婚纱特别美丽,快乐的新娘,看见他们我好羡慕,真的,和自己喜欢的人可以厮守,多好啊!好羡慕!

  多出去走走

  有些疲倦,想昏昏欲睡,也许习惯了呼吸夜的空气,喜欢这种凉意,才会支撑自己即使在知道第二天还要早起上班的情况下,还要在跟周公做对。

  才说过好象许久都没看到过蓝的天了,今天却发现透蓝色太阳镜,看那片飘云的天空,有种绚烂的色彩,鲜艳的蓝色为云儿做着背景,真的很美。

  夜晚,在草地上席地而坐,有些陶醉,多久没有感到这种清新的空气和微风徐徐的夜了?似乎快要淡忘晚饭后的这种醉人的享受是什么味道了,真的应该多出去走走。

  解读缠冰

  其实,我知道缠冰也抽烟,缠冰更喝酒,我没有告诉缠冰:只有那些真正关心、希望你过着美好生活的人才会费心劝你,那些与你毫无关系,对你以及对别人都漠不关心的人,是不会做那些吃力而不讨好的差事的,之所以不那样对他说这些,是觉得语言太苍白而俗气!

  缠冰也许更清楚:抽烟并不像电影情节中简单的吐一两圈烟雾,那也许是载负着许多烦忧苦闷,喝酒也不一定是心烦意乱时才想到的消遣,缠冰喜欢随意的生活,在别人看来,那也可以叫“不求上进”,反正缠冰有他自己的说法,要不,我也不会说他特别了……

  我会不由自主地注意到陌生的身影,就像我常常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喜欢看外边的人群来回的移动着……其实,不一定真的有那么一个身影,只是脑海中刚恰印上那么一个影子……

  做画时,效果出不来,可以点击“新建”,然而,记忆,有时候真的像“历史记录”一般,只是不能随心所欲地从哪一步起重来!我常想,我要是少做点梦,就可以睡久一点了……缠冰是唯一和我梦语的人……

  送走了大白

  昨天陪了我四年的大白终于离开了我。我眼铮铮的看着她痛苦的挣扎却毫无办法。终于她走了。她是我养的长毛兔,妈妈说一只兔子是活不了多久的。但是她却跟了我四年。一个不短的时间。

  在埋葬她的时候,奇怪的是,我没有象我想的那样哭,没有一滴眼泪。心中的苦,心中的痛,没有排挤。都保留在心理了。回想着这四年的点点滴滴心中有的只是……说不出来的美好。

  还记得她刚来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吧。小小的,白白的,毛茸茸的。红红的眼睛。总想抱在怀里。渐渐的她长大了。总听人说兔子是没有思想的,但是我家的大白是有思想的。每当我下班回来,她都知道,她会蹦跳着来,向我讨要青菜或好吃的。她直立起身体,前爪拔着我的裤子,好好玩。后来她做了妈妈。

  记得那是冬天,她把自己粗心生下的小兔兔用嘴叼回自己的窝,爸爸说没有看见过那只兔子象我家的大白似的这般的有母爱。我家的院子盛不下了那么多的小兔兔,只好都送了人。只留下了大白妈妈。从此大白只有一个人了。

  今年的冬天很冷,大白的耳朵肿了。眼睛有一只也看不见了。我知道她很痛苦,只是不会说话。爸爸和妈妈都说,大白快不成了。最好把她给扔掉。我不忍心,可是我更不忍心的是,我不想亲眼看着大白在我的眼前离开。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蜜桃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