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亲子 > 心理 > 正文
我的另一个父亲
2017-07-25 17:37:4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今天是母亲节,望着桌上怒放的康乃馨,我想起了另一位父亲,他是我的公公。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他家的院子里。一张旧旧的红木椅子上坐着一个...

  今天是母亲节,望着桌上怒放的康乃馨,我想起了另一位父亲,他是我的公公。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他家的院子里。一张旧旧的红木椅子上坐着一个老人,银白的头发几乎看不到黑色,微勾的头随着我的一声问候抬了起来,如此苍白的脸,我不尽愕然。这是一个还不到六十的老人吗?清瘦嬴弱,额上爬满道道深皱,干瘪的嘴唇虽然闭着也能感觉出,口腔的卫士过早的离开了它的岗位,不时剧烈起伏的胸部,艰难地呼吸着流畅的空气。可在他的双眼与我对视的瞬间,绝对没有痛苦,有的是熠熠的光。

图1 父亲

  我公公患有严重的矽肺和支气管炎,是职业病。用现在的观点来看,他是个很窝囊的人。从乡下招到国企,无时不是怀着对党感恩的心,勤勤恳恳,默默无闻的几十年。直到拿着一张优秀共产党员的证书回到家里,庆幸着组织的照顾,菲薄的退休金和折磨的他痛苦不已的职业病伴随他到最后。

  他养育了四个儿女,我是他最小的儿媳,目睹了他生命的倒数几个年头。难隔几天的点滴只能暂时停止他的咳喘,可听不倒他的叹息,有的只是在他稍好时的几句花鼓调,一个小段子。你笑了,他也乐了。

  他深深的爱着他的家人。虽然他没有给他们富足奢华的物质生活,可他给了他们最平实最深切的关怀。回家时的轻声地询问,忍着油烟熏蒸送上的热饭热汤,坐在电视机前瞌睡的等待,躺在病床前还说你们忙去吧,我没事地声声细语。点点滴滴,肃然起敬。

  父亲,他离开已经七年了,可我从没停止过对他地想念。平凡勤俭乐观和蔼的父亲。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迴雁静流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