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记得那时年少(上)
2017-09-12 16:09:1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我背着书包,夹在上学的人潮中,象一只孤独的小舟。无意间抬头看到那清瘦挺拔的熟悉身影,不禁心头一热。加快步伐,连走带跑的,悄悄来到他...

  我背着书包,夹在上学的人潮中,象一只孤独的小舟。无意间抬头看到那清瘦挺拔的熟悉身影,不禁心头一热。加快步伐,连走带跑的,悄悄来到他的身后,紧紧跟着。心里,漾起丝丝入骨的甜。

  那一年,我十六岁。纯洁柔美得象一朵将绽未绽的茉莉花,散发出淡淡的芬芳。但是我并不快乐。不为人知的心灵枷锁,天性的多愁善感,让我孤僻,自闭而郁郁寡欢。

  他就坐在我同桌佳的前面。白,瘦,英气勃勃的浓眉下,有一对眼窝深深的单眼皮。不帅,可是健康,阳光,气宇轩昂。和所有青春期调皮好动的少年一样,他和他的同桌柯常常在课间甚至课堂上转过身来,和佳说话。我极少融入他们兴致盎然的交谈。尽管与佳,与柯,我都能表情自若地聊几句。可在他面前,我始终无法开口。有隐隐的紧张,微微的自卑,更有少女百转千回的矜持。同学们都习惯了我的落落寡合。他也极少主动与我攀谈。我只是一个安静的忠实听众,沉默寡言,心事重重。

  放学了,大家都浪潮似的涌向校门。我却渴望多坐一会儿,再坐一小会儿。想再听他说话,想从背后看着他。在我风平浪静的底层,是一片波涛汹涌。黯然地回了家,满溢的激情慎重地倾泻在精致可爱的日记本上。包括他所有淘气而琐碎的只言片语,甚至他为史泰龙所作的稚气粗糙的诗句,我都一丝不苟地记录下来。一面急急写着,一面仿佛又听到他的朗朗笑语。晚风轻拂的纯白窗帘,飘然如少女洁白的裙裾。十六岁的我,在窗前灯下,一遍一遍温柔地写着他的名字:双,双,双~~~~~~

  那时候,切切地盼望他丢三落四没带笔或橡皮什么的——我的文具盒里永远为他多备着一份文具。

  那时候,学校组织看电影,我总在人潮喧哗中东张西望地找寻他,只为了能看他一眼。

  那时候,开始重视数理化——怕只怕回答不出老师的课堂提问,他的目光会多一缕鄙夷。

  那时候,喜欢下雨不带伞。漫天晶莹的雨滴中,悄然无声地远远跟在同样淋雨的他的后面。天真的心中涨满了与他同甘共苦的小小骄傲。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月出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