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记得那时年少(下)
2017-09-12 16:10:4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那时候,一边在心底热烈地呢喃着这最初的青涩秘密,一边不动声色地挽着佳的胳膊听她细细述说初中时的双……听别人讲他的一切成了我生命中一...

  那时候,一边在心底热烈地呢喃着这最初的青涩秘密,一边不动声色地挽着佳的胳膊听她细细述说初中时的双……听别人讲他的一切成了我生命中一种润泽而温暖的享受~~~~~~~

  那时候的我,常常在如水的月夜,祈望来一场大灾难大变故。好让他的视线投注于我,并与我的人生紧紧相连。

  有一次我挨批了,含泪的眼睛只偷偷瞅着他。眼角的余光里,是他眉宇深锁的侧面。顿了顿,他瘦削冷峻的脸终于面向我。眼底眉梢写满了关切。我的眼泪更加汹涌。他始终严肃地未发一言,我趴在桌上无声地哭泣。那一瞥抚慰的痕迹,让我隐隐约约地预感:终有一天,他会如同我在意他一般疼惜我。我被这个念头甜蜜而羞涩地缠绕。暗自哭哭笑笑。

  后来,班主任调换了双的座位。如雷轰顶,我木木地看着他离开,心顿时无休无止地沉了下去。痛到彻底。“夏天的飞鸟,飞到我窗前歌唱,又飞走了。”写下了这句话,我抱着日记本,哭到天亮。

  高二开学,我们就分班了。从此再不能近水楼台地看他,听他说话了。我感觉自己被撕成了一片一片。遥遥地看着他,球场上他年轻无邪的笑容依然灿烂,神采奕奕的眼眸依然清澈。他永远不知,在他身后,已落了一地忧伤深情的花瓣雨。

  这份单恋,我一直守口如瓶。少年的他深藏在我的记忆里,永不褪色。直到参军前,我点燃了我的日记本。爱的灰烬在空中有如黑色的蝴蝶翩翩舞蹈。凄美而苍凉。

  火光中,中学时光依依远去了。梦里却一次再次地见到他:刚理了发,精精神神,笑嘻嘻地,坐在柯的座位上,孩子气地玩我的文具盒……我沉静地凝望着他,望着年少时的铭心刻骨,不知不觉,又是泪流满面。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月出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