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晓月淡韵残照空
2017-09-13 17:20:28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晓月淡韵残照空 晓月淡韵残照空,想求下句。我对诗体不熟,脑中唯一能够徘徊的就是这样一句,仅此一句。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句来为它作一个...

  晓月淡韵残照空 “晓月淡韵残照空”,想求下句。我对诗体不熟,脑中唯一能够徘徊的就是这样一句,仅此一句。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句来为它作一个完美的结束,也许晓月残心本就是一颗破碎不堪的心灵,也许晓心残月早已是支离破碎,血肉模糊。 《未完的七月》让我在BBS上自行删除了,手稿还完好无损的折叠整齐安静的躺在抽屉里,它被我从手稿集中抽出,孤孤单单的毫无声息的躺着。七月已过,也许是该到处理它的时候了,我应该让它在生命中放一把火化为灰烬,应该让它随着熊熊火热的气团连同那一连串不想再回忆的故事在夏夜的虫鸣中,漆黑的夜幕中消散。拿在手上的纸张是滚烫的,“撕了它吧!撕了就解脱了。”不想回忆那段孤独的等待,等待在无尽的黑夜中的思虑。

  看着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遇上一个百分百的女孩》、《且听风吟》、《列克星敦的幽灵》,我想要在他的作品中寻找什么?也曾象渡边那样对于活着的作家不屑一顾,因为那没有经过时间的洗礼,大同小异的网络小说把我们带向一个又一个颓废的深渊,把人类的思维带向另一个层面,自己呢?却宁愿跌进这样的深渊。爱看余秋雨的散文集,脑子里想着列车上的《复活》,乡村的《白痴》,《红与黑》《罪与罚》的交替,也许是因为译者的前言吸引了我,在字里行间中想去找那么点共通的慰籍。 “人,人生,在本质上是孤独的,无奈的。所以需要与人交往,以求相互理解。然而相互理解果真是可能的吗?不,不可能,宿命式的不可能,寻求理解的努力是徒劳的。那么,何苦非要努力不可呢?为什么就不能转变一下态度呢?既然怎么努力争取理解都是枉费心机,那么不在努力就是,这样也可以活的蛮好。换言之,与其勉强通过与人交往来消灭孤独,化解无奈,莫如退回来把玩孤独,把玩无奈。” 那是怎样的境界,曾经也想达到那样,犹如浮云般随意的飘荡,享受孤独与无奈,为了就是不在灯红酒绿熙来攘往瞬息万变的世界中失去自我。

  我不是霓虹灯下的哨兵,却为自己设定了一个哨卡,不,不止一个,是一个又一个,我就好象孙悟空那样有着很多的分身,是哨卡上的战士。 “不要撕,留着它吧!”留着它为什么呢?每回看见它,又该怎样处理去留。我好象是在大海中飘摇的孤帆,没有了与海浪拼搏的精神。赤足的走在沙滩上,看着泻下的明月银辉再投影一个我,一个黑漆漆的我。在淡星隐约中悄无声息,飘忽不定。我就这样踏着梦幻般的月光之路,屏息敛气,等大海化作一面夜晚的镜子,却被镜子中的那个一模一样的我控制了,在那的月亮是诡异的,心中的无助呐喊无法让我抬起脚逃离这悲哀的现场,我几乎发不出声音,被绳索紧紧的勒着,就这样被困住了吗?我不甘,我不要,不想在这样的痛苦中自行虐待,抽得我遍体鳞伤的荆棘只不过是留下痛的疤痕罢了。 “撕了它,撕了它!”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对着纸张的一角,点燃,看着它在手中化为灰烬,跌落,尘埃。焦糊的味道只不过为这炎热的酷暑再凭添一道别样的味道而已。 与其勉强自己通过你来我往实现心中的期盼,那还不如退回来,享受只有自己的空间 。晓月淡韵残照空,还想要下句吗?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晓月残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