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依恋(下)
2017-09-15 17:10:0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我不想拖累他。不想他以胜利者的姿势来安慰我受伤的心灵。我想他懂我的意思。我本该祝贺他的胜利,与他分享快乐。但我还是不能让他看到我的...

  我不想拖累他。不想他以胜利者的姿势来安慰我受伤的心灵。我想他懂我的意思。我本该祝贺他的胜利,与他分享快乐。但我还是不能让他看到我的痛楚。或许他觉得我不该这样。或许他的学校很早就开学了。或许那阵,我不接任何电话。我们再也没有了联系。这也是我的做事风格。走,就要走得干脆利落,不要拖泥带水。

  在火车站上,我是笑着和父母分别的。我不希望,任何人为我流泪。因为我已流了太多眼泪。因为我已经伤害了一个不该伤害的,我最爱的人了。可是眼泪流在心上,笑容挂在脸上的滋味,着实不好受。可是,生活就是这样,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还是依旧开始着,不会因你而改变什么。

  我还是忍不住要向窗外看两眼。然后,轻轻叹口气。轻得只让自己知道。是无奈,是强装的洒脱,还有很多。我作出了这样的决定,意味着我必须对自己的决定背后,所有的结果都承受下来,好的和坏的。城市虽大,但我忽然觉得陌生。我本能地失去了归属感。我是属于那一片温润的水土的。

  开始的军训中,开始流鼻血。怎么止也止不住。医生告诉我,是水土不服。很是痛苦。放长假时,同学都回家,把床收拾成坟墓似的一堆堆,宿舍只剩下我一个人。说不清是孤独还是恐惧。我开始了怀念。

  我记起小时候,与邻家男孩拿着风车穿梭在窄而长的巷子里,那样疯狂的年代,一去不返了。我记起小时候,在小河边嬉戏游水,那是快乐的时光,如今只能用于回响。我记起小时候,坐着轮船来往于城市之间,船走得很慢,水也静静地流,焦急等待也是一种快乐,而今似乎离我那么遥远。我记起小时候,巷口老爷爷的卖糖圆的吆喝声,曾经那么地渴望,直到现在还萦绕在记忆的盒子里。然而,我还是幸福的,因为这些珍贵的东西属于我,因而我是富有的。

  我长在江南水乡。人们常用“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这些词来形容这片土地。以前我一直不解。可是在北方呆了一段时日以后,我忽然醒悟了。

  河水的柔美,小山的的清秀,小镇的清幽,都市的繁华,人们的温存和智慧。这一切都是这片土地所孕育的。而我的灵魂早已扎根在这片土地上。

  人总是在不断地寻找灵魂的依托点。当我发现我的依托点的时候,我开始从消沉的状态中脱离出来。经过了七月的困苦的人们,总是有重新开始征程的渴望。看看前路茫茫,有时候反而是希望的征兆。当人在苦难中挺过来,那么其他的苦难也就不再会成为前进道路上的阻碍。人在这个时候,往往是最具潜力的。

  感谢这片土地!深深的依恋……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落英溪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