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首饰
2017-11-03 16:45:0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首饰,戒指,耳环,项链,手链和胸针等等。于是总喜欢驻足于那些陈列着高贵光芒的珠宝店,抑或徘徊在街角小店摆放饰物的柜...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首饰,戒指,耳环,项链,手链和胸针等等。于是总喜欢驻足于那些陈列着高贵光芒的珠宝店,抑或徘徊在街角小店摆放饰物的柜台前,凝视他们散放出的炫目的光亮,令人眩晕。

 

 

  很小的时候,我有一对铜质的镯子,爷爷请人专门定做的。那是一对很沉的粗犷的铜镯子,带在我圆嘟嘟的胳膊上,听它们相互撞击的声音。时间过去很久了,这声音于我已没有了记忆。桌子也在很久以前遗失了。

  印象中母亲很少戴首饰,唯一的首饰是她那枚婚戒,纯金的,刻着菱形的花纹,没有宝石镶嵌,掂在手中唯一的感觉就是并不沉,很朴实,很简单。但母亲很少带它,她的手指总是光秃秃的,说这样做事情方便。总是看见她忙碌着,手中的事情一件连着一件,颀长的手变的粗厚。

  爷爷去世那年,奶奶从柜子中拿出一枚银戒,桃子的形状,一棵硕大的桃,很沉。奶奶说这是爷爷很早以前买给我的,期待着某一天可以送给我,或许是该给我的时候了。那时的我还在上小学,并不能深刻领会它的含义,只是喜欢将它带在无名指上,一个人独自欣赏,然后想起爷爷。

  后来奶奶带我去穿耳洞,我很兴奋,想象着自己的耳垂上有一颗星在闪亮,也就忘记了耳钉穿过皮肉的疼痛,每天站在穿衣镜前看自己的耳廓,有一种长大的感觉。由于皮肤不能适应,开始溃脓,经常会在枕巾上看到点点血迹。母亲心疼得不知该怎么办,拿出她的唯一的婚戒,要把她打成一对耳环,金对皮肤有消毒作用。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戴着金耳环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还好在这件事上我比母亲理智,虚荣心被压了下去,我想起了爷爷留给我的那颗硕大的银戒。于是在花银匠那里,我看着那颗桃子熔成一粒银球,倒进模子里,再用锉刀加工,用玉石打磨,一对银闪闪的耳环戴在我的耳朵上。后来有同学说我戴着那对耳环就像是蒙古人。足见那枚戒指的分量之大。

  再后来,这对耳环被我多次送送到花银匠那里,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轻。重量与它被加工的次数成反比例趋势变化。最后她实在不足以打成一对耳环了,我让花银匠把它打回成一只戒指,不要任何花纹,刚好戴在我的中指上。只是放假在家时把它拿出来,戴在手指上,想起爷爷。等我十八岁的时候我会将它戴着,永远戴着,到死。。。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落樱飞天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