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四个女孩的故事—— 无奈的“换”
2017-11-27 16:45:3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我从来不知道,友情可以像爱情一样,来时如此强烈,让人幸福得不知所措,去时也如此强烈,痛彻心扉。——但我和颜的确是这样,尽管她有了凡...

  我从来不知道,友情可以像爱情一样,来时如此强烈,让人幸福得不知所措,去时也如此强烈,痛彻心扉。——但我和颜的确是这样,尽管她有了凡,我有了音。

  四人时期已离我远去了,但好笑的是我们却交换了彼此原有的朋友。是自愿也好,是勉强也罢,但我只能说,我喜欢颜。我从来不曾为了友情如此伤神,更不曾为了友情在深夜里低泣。我欣赏颜,看着她,想和她一起分享快乐,共担忧苦。可现在,我或许没有这个资格了,她身边的人不是我。

  一年了,常常会触景生情,感叹人世的变化。眼前跳跃的仍是最初相识时一起欢笑的情景。那时侯的天似乎总是晴朗的,而我们总在午饭后,跑到无人的顶楼,动情地唱歌。颜的歌唱得很好。迎着风,颜的发飘摇着,那种气质,那种和我几乎相同的性格,让我为有这个朋友而自豪。记得有一次,我快乐的脱口而出:“和你在一起真快乐!”颜笑了,阳光下,她的瞳孔很清澈,“我也是。”她笑着对我说。但现在,这一切的一切都已成为我记忆中最美好也是最痛苦的回忆。

  由于种种原因,颜最终选择了凡,而我只能和音做伴。我不怪谁,不怪任何一个人,真的,那许多的原因里,我有错,我知道。

  我珍惜着音,这个同样轻盈快乐的女孩儿。

  那夜,颜在圣诞PARTY上唱起了蔡依琳的《我知道你很难过》——这支颜对我唱过的第一首歌。我的鼻子有些酸——从音乐响起的一刹那起,我想哭。但我要忍。或许这是一首悲伤的歌吧,我这样安慰自己。可我恨自己,恨自己的控制能力是如此薄弱,恨自己如此脆弱。我相信时间可以淡化一切,我以为我已经过去了,已经可以平静地面对她了,然而回忆的涌现,让我失去了分寸。我疾步走出教室,泪水止也止不住,我不想让大家看到我哭的样子。

  教室外的寒风让我清醒了许多,我知道,我离开得很安静,也很小心,可是仍旧有人跟了出来。音默默站在我身旁,单手搭着我的肩,她也哭了。她说看到一向快乐的我哭,她很难过。我第一次遇到一个可以陪朋友一同哭泣的女孩,我很感动,泪水更加肆虐。

  音跟我谈了很多,我虽然不能一下子全接受,但这也许是一帖好药,可以淡化我心里那道长长的伤疤。会痛,我有音;会冷,我有音。音说,她会帮我慢慢疗伤。我拉着她的手,久久不能言语。

  风已将我脸上的泪痕舔干,我拉起音的手向那一片欢声笑语走去。音犹豫着说,你……我说,没什么,我刚刚胃痛……微笑的香甜掺拌着丝丝温馨,弥漫在夜的空气中,也悄然驻进我心里……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千堆雪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