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可以抱你吗?
2017-11-28 16:15:2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终于见到了枫。十秒钟内确定自己绝对不会爱上他。连喜欢也不会。——仅仅是没有过敏性反感罢了。好在原本我也没有抱什么希望,所以也就谈不...

  终于见到了枫。十秒钟内确定自己绝对不会爱上他。连喜欢也不会。——仅仅是没有过敏性反感罢了。好在原本我也没有抱什么希望,所以也就谈不上失望。只要一同游览时不致过分扫兴就OK。入住学校招待所。安全。方便。三人间,目前只住我一人,故十分宽敞。雪白的床单。枕套。干净整洁。

 

 

  很好。房间比人更令我满意。感觉有点累。卫生间里冲个澡。然后轻轻扭动门锁,走进去。目不斜视。可是仍然感觉到房间里某个角落的某种震动。有人说,沐浴后的女人都是出水芙蓉。香喷喷。滑溜溜。光洁又有弹性的样子迷煞人也。SO电影里女人出浴的镜头才特别多。

  一件式真丝吊带裙。珍珠白的颜色。水一般的光滑质地。正宗的杭州丝绸。宁说我穿着它走来走去的样子像一条美丽的凤尾鱼在清水中游荡。这是他说过的唯一一句没有引起我反感的话。相反,还有些许动容。或许委身于他也未尝不可的念头就是在那一刹那产生的吧?一念之差。有时候,女人的决定就是这样的简单。甚至有些轻率。想到这里,一个人微笑起来。脸上开始流光溢彩。而枫,一直目不转睛。忽然产生一种恶作剧的心理。想和他玩一个游戏。狐狸与猎人的游戏。

  不动声色。背对他举起双臂。轻轻把头顶的发髻披散开来。柔顺的发丝一下子坠在丰腴的肩头。那黑,有着黑珍珠的亮泽;那白,有着羊脂玉的光彩。富含着皮下脂肪的弹性,细而且腻。只有李清照词里的“雪腻酥香”可以形容。没有身体的欲望。也并非存心挑逗。只是觉得好玩。这是男女之间永恒的游戏。这一次,猎人怕是要撑不住了。

  果然,他没有回宿舍。躺在招待所的单人床上,抱着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给我抱抱》。我在题记里写,亲爱的,我不要你的海誓山盟,不要你的金银珠宝。我只要你在我需要时,把我轻轻的抱一抱。其实只是想要找个人给我抱抱。一直都知道。

  网上流传着这样一篇故事。两只陌生的蚂蚁在地球的一个角落里相遇了。它们彼此交碰着触须,互相打量着对方。然后各自向相反方向爬去。但是在路上两只蚂蚁的想法竟然是一样的。它们想到,他是一只蚂蚁,来自很遥远的地方。在这么大的世界里,在这么悠久的时空当中,我们生命短暂,形体微小,却不期而遇。可是我们竟没有彼此拥抱一下。它们离得越远,就感到这遗憾越明显。

  蚁犹如此,人何以堪?《彼岸花》里乔与路上相遇的树,在寂静而广阔的草原上,在窄小黑暗的木头房间里,拥抱在一起。安妮宝贝说,也许是因为草原万籁俱寂的月色,月光的清澈和空气的寒冷。借口可以有太多。实际上不过因为我们都是只有一只翅膀的天使,相拥着才能飞翔。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寒江雪柳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