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我用回忆拥抱孩提的你(上)
2018-02-26 09:55:0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一直都记得那时候——小学四年级,我和你同桌。那时的你很调皮,每当最后一节课,就总是吵着饿死我了,老师、老师快放学,家里赣好了白面条

  一直都记得那时候——小学四年级,我和你同桌。那时的你很调皮,每当最后一节课,就总是吵着“饿死我了,老师、老师快放学,家里赣好了白面条……”然后偷眼看看老师,望着我笑。那表情里含着的可爱顺着你的眼睛流淌到我的心田。

 

 

  那时我们太小,常常因为鸡毛蒜皮吵架。有一回,我不记得为了什么,我们之间发生争执,你吵不过我,就“气急败坏”,把我的橡皮扔了出去。看到那蹦蹦跳跳的橡皮落到老师讲台的下面,我很生气也很难过,我哭着:感觉你简直十恶不赦,坏透了,决定从此再也不理你。可是后来,你拣回我的橡皮向我道歉,用各种办法哄我,见我没有反应,就说了个不知从哪里听来的笑话,现在看来,那笑话的情节实在不太优雅,但当时我却带着泪珠笑得前仰后合。

  从小你就立下了大志,说要当科学家。我那时无知,听了不以为然。中学时,你借陈涉的话来自喻。确信你讲得很认真。从此,我知道你的心气很高,感觉自己很渺小。就认定你是即将远航大雁,我是只求果腹的麻雀。你的那句话叫我自卑到现在——燕雀焉知鸿鹄之志载?

  如今,你真的成了翱翔在太空的苍鹰,而我真的做了一只小麻雀。当你飞过我的上空,留下了几声划破天空的响亮的叫声,然后飞向了更高的空间。你飞走了,那叫声恒久而弥远,使我感觉到余音缈缈,久久不息。只有望着你的影子叹气,低下头,飞回自己的小窝:麻雀如何追得上老鹰的远航?

  你告诉我你现在真的很平静了,说毕竟过去了那么多年。我想这不是理由。感觉我们之间产生了很深的裂痕,即使借到女娲之力也无法弥补。

  回忆像过电影一样,在我的心里慢慢复苏。93年,你给我寄来了信,却没有写上你的地址。回想着我在邮局的门口,手里捏着写给你的信,苦于不知寄到哪里去而徘徊,心——仿佛揣着一把没有钥匙的锁,十年了,那情景,晃如昨日,叫人感慨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zhsuping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