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诗歌 > 正文
醉了,可以忘掉一切
2018-05-25 18:19:5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燕妮走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哭,事实上,我只是喝了一些酒,就把她尘封在追忆里了。原来,分手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搬一次家,换个电话号码,那...

  燕妮走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哭,事实上,我只是喝了一些酒,就把她尘封在追忆里了。原来,分手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搬一次家,换个电话号码,那些以为刻骨铭心的朋友,就会如断线的风筝一样,断了联络,不知身落何处了。和燕妮爱着的时候,我们常去相约酒吧喝酒,很喜欢那儿迷离的灯光,可以掩饰我们彼此不愿暴漏给对方的真实的表情,因为如此,我们无拘无束。

 

 

  我和燕妮不同系,我们只在周末见面,燕妮总在电话里对我说,酒吧见吧!高脚杯盛着各种颜色的酒在相约的周末夜晚晃动,我想我是爱着这个和我一起喝酒的女孩的,低缓的乐声,碰在一起的酒杯,燕妮缥缈的容颜让我沉醉。好长时间,我都在做着同一个怪梦,一个妩媚的女子,蒙着白纱,举着酒杯在我眼前晃动,我想扯去她的面纱,她却飘走了。燕妮是我抢过来的。

  和我恋爱之前,燕妮和她们系里的一个书生脉脉含情,那时我已经暗恋燕妮很久了,在酒醉之后,我在学校的篮球场上把那个小书生痛揍了一顿。当夜,小书生叫了很多人来报仇,却打错了人。知道事情真相的只有燕妮。燕妮知道我爱着她,燕妮来找我,问是不是我打的小书生。很多人因为这件事受到了处分,小书生被开除了,我逍遥法外。

  燕妮开始和我约会,出入酒吧。十月的北京,阳光斜斜的,是北回归线以北的阳光,每个人都有影子,也是斜斜的。周末的中午,我游荡在寂寥的街上,路过大排挡时我看到了燕妮。燕妮头发凌乱的举着酒杯,对面是已经被开除很久的小书生。再见燕妮的时候,我问她,你喜欢大排挡的酒?燕妮只留给我一句话,我们分手吧。

  我自己在相约酒吧里喝了很多的酒,燕妮说过,醉了,就可以忘掉一切,可她为什么没有作到呢?我再也梦不到蒙着白纱的女子了。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蓝衫海军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