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淡淡的雨季(下)
2018-06-21 17:26:32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有一天味味撑着雨伞走在哗哗的雨中,后面叮铃一响,一辆自行车从身边擦过。味味牢骚了一句:急啥呀?赶场呀!弄的我一身泥。车上的两个极富...

  有一天味味撑着雨伞走在哗哗的雨中,后面“叮铃”一响,一辆自行车从身边擦过。味味牢骚了一句:“急啥呀?赶场呀!弄的我一身泥。”车上的两个极富有修养似的不出声,一把大伞遮住了车座上那个的女孩。味味觉的那背影很熟悉,像一个人,是谁呢??“曾沁。”味味终于想起来了。可那个较高大的男孩是谁?一阵逻辑推理后,失望慢慢的掩盖了那份惊喜。曾沁和味味挺要好的,但那是在几个月前没分班前。后来两人分开后,由于文理科不在同一层,所以很少见面,更别说在一起玩了。可是,却没想到今日相见连招呼都不打一下味味心里很不舒服,咕哝了一声“晦气”,把手伸出伞外,接那些清凉的雨水。

 

 

  “谁能与我同醉,相知年年岁岁。”一声怪调,味味听了自个儿都觉得好笑。伸手之状也很滑稽:可怜的手臂直楞楞的伸着,衣袖都湿透了。手掌微握,像是在乞讨,惹的过路人用怪异不解的眼光看着味味。味味很不好意思的躲在伞下,慢慢地走着。也许那是十七岁的雨季无法避免的伤心事吧。静夜里,味味和齐漫大侃着十七岁。齐漫说了一番话,味味也听懂了话外音,不就是年轻人该在这青春时节做有意义的事而不枉费时光么。味味很服齐漫这番。

  齐漫很可爱动人,大眼睛长睫毛巧鼻子,白里透红的脸,有时大家开玩笑的叫她可人。齐漫很不喜欢这绰号,总觉得叫那名的人是个花瓶。齐漫可不是花瓶,她很有才,会写诗,常常在一些文学刊物上发表其佳作。虽如此,她却不是那种“持美持才而傲”的人。齐漫最爱在睡前创造诗歌,她说那时的灵感特多,不写就错失良机了。周六的下午休息,她就捧本小说吃一堆零食,津津有味,乐在其中。齐漫不接受男孩的追求,她说麻烦,伤心又伤神。她还告戒味味,叫她别粘惹那事,惹来一身麻烦、晦气。一席话说的味味心里很舒服,像喝了杯甜橙汁。“唉,有内涵的人说的话就是不一样。”味味在心里感叹道。

  或许是齐漫那几番话让味味清醒了过来,也或许是味味自个儿心里释然了,她觉得自己没必要再暗恋那个很高很高的大眼睛男孩了。味味觉得赤着双脚奔跑在草地上去寻找那几只红蜻蜓很快活很惬意,田野吹来的山峰特别能舒筋活骨。味味想要是以后再见到那个男孩时,如果他像自己笑了,我应该大大方方的地说声“嗨!”。如果他是对我视而不见,那我可以很平淡的和他相逢又相别。其实,那些太早的东西实在没必要去浪费感情浪费精力。味味正十七岁,十七岁要走出雨季,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味味觉得自己长大了,真的。很久以前写的~~记不清时间了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嘟嘟猫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