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一场春雨
2018-07-21 17:31:29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这场雨是突然的经过这座城市,没有预兆,就像两个人的相遇 百无聊赖,我自己开始在这个我生活了3年的城市里游荡,就跟我从来不认识一样,带着

  这场雨是突然的经过这座城市,没有预兆,就像两个人的相遇. 百无聊赖,我自己开始在这个我生活了3年的城市里游荡,就跟我从来不认识一样,带着陌生的眼神,冰冷的,游离的穿梭在这个城市. 初升的太阳躲在薄薄的云层里,像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广场上有稀疏的人群,今天是星期四,人们都在工作.广场旁边是一条悠悠的河,发出难闻的臭味,水面漂着薄薄的水气和肮脏的垃圾,而水旁却是青青的垂柳,有柳絮轻轻的飞舞,像这个城市的寂寞,和荒凉.

 

  我坐在广场上,空气中有鸽子掠过在空气中引起的震荡,和身边走过女子的芳香,我想我应该了解这个城市,可是却从来没有看到她的美丽. 我钻到一个图书超市,因为我不知道我能去哪里,我看那个<<挪威的森林>>,日本的作家,体会那种风雨后的虚脱. 旁边的电视里放着英文的老歌,我听到了那首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U 熟悉的旋律,难忘的心情,掺杂着泪水的苦涩,突然变得暴躁,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昏黑,我以为天黑了,原来有暴风雨. 到了爱书人 印象超市,那里有张国荣的歌和电影,奇怪在他生的时候没有多大的新闻,却在死后被全国的人祭奠,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用他人来标榜自己. 我买了一把伞,这是我四年大学以来,第一次买伞,仿佛是为了抓住最后的时光,握在手里明知道没有用. 走在泉城路上,这是济南的最豪华的商业街,漫无目的.雨突然大了起来,雷电轰鸣,夹杂着豆大的雨滴. 我逃到路边躲雨,冰冷的看着雨从天空落下.雨,上帝的眼泪,冰冷没有温度,是否上帝也是无情? 风吹进我单薄的衣衫,撩起路边的垂柳,在雨中招摇.我独自躲在那里,看着路上的人们,却看见一个白衣的女子匆匆的走过,然后钻进我的伞下,湿漉漉的头发滴着雨水,脸色苍白,白色的裙子被雨水染脏,瑟瑟的颤抖,向我笑了笑,然后漠然的看着外面. 两个人在一个伞下显得有些局促,或者是因为我们都太冷,瑟瑟发抖. 她苍白的脸色,游离的眼神,还有那单薄的身体,给我一种心疼的感觉. 冷马? 我轻声的问,声音都有些颤抖. 恩,她轻声的回答,声音清脆,像打破的玻璃瓶. 突然她钻到我的怀里,一下子我手足无措,陌生女孩的温暖的身体,轻轻的颤抖,还有头发的芳香,仿佛在什么地方有过,我呆呆的搂住她,心有些刺痛. 雨越来越大,黑黑的天空仿佛憋着脸洒下雨点,破碎的脸. 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有染黄了的头发,微曲,和白皙的脸庞,此时却苍白没有血色,头紧紧的埋在我的怀里,有抽搐的颤抖. 我捧起她的脸,有肆意的泪水,和淡蓝的眼珠,幽蓝,仿佛背后有无尽的伤痛. 还冷吗? 我不知道怎么说. 还好.还是简单的回答.我无语.

  终于,风小了,雨变细了,天空仿佛有了一丝笑容. 我拍拍怀里的女孩,我该走了. 她抬起脸,笑了笑,有点落漠和荒凉. 谢谢你的怀抱,很温暖.我也笑笑.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我不放心这样一个女孩子虽然我知道她肯定不会答应.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果然 我跺了跺脚,有点麻木.那我走了.我有些淡然.下雨的时候要带雨伞,临走的时候我说. 呵呵,好的.然后向我摆手,笑了笑. 我呆住了,这个女孩有甜美的笑容,和孤单的神情,可以触摸却不能掌握. 我终于拐过了街口,却看见那个女孩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凝然不动,雪白的裙子仿佛梦中出现的画面.胸口似被什么东西刺痛,突然有温暖的泪水. 路边的垂柳在雨后更加的青翠,在风中摇摆,撒下片片的雨滴,打在雨伞上,清脆,短促. 这场雨突然掠过这个城市,在这场雨中遇见陌生的女子,有温暖的拥抱 ,和许久没有的泪水.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五十度深蓝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