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雨中执迷(一)
2018-08-14 17:28:1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昨晚梦中竟下起了大雨。一觉醒来,仍滴滴嗒嗒,淅淅沥沥,以往总是弹簧般弹起来的我,今晨却想静静的躲在真正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里,想窗外的

  昨晚梦中竟下起了大雨。

  一觉醒来,仍滴滴嗒嗒,淅淅沥沥,以往总是弹簧般弹起来的我,今晨却想静静的躲在真正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里,想窗外的天,是不是高了远了,想陆川疗养院那棵忧忧郁郁的相思树,是不是憔悴了消瘦了,想那相思豆又为谁撒落了几颗几粒,反正下雨不用上操,不必担心班主任那冷漠孤傲,含几分鄙视的目光。

  理顺了头发,走出那拦有铁栅门的圆拱门,就是三四百米长的小道。一天的校园生活就要从这里静静的开始了。昨天的我没有希望,今天当然不存在失望。

 

 

  这雨不纤细,也不温柔,心有点恨这雨……。没打伞走进雨中,任雨飘落在发上,身上,心上,有几丝凉凉的颤抖。

  许从身后大叫,妮儿,你疯了?这么大的雨也不打伞,还像蜗牛走这般慢。许这一叫使我注意到周围,也许是雨天不用上操大家都想睡懒觉的缘故,雨中并没缀上多少伞花,只有那么可怜的几朵,轻盈的飘动着,雨天没伞点缀的学校有几分懒意。许把伞撑过了我的头,撑出了一片两个人的小世界,不管快乐与否原意与否,伞巳在头顶了。

  为什么自己不打伞呢?打伞吧?这样,不也可以撑出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寂静,悠然的世界吗?为什么不呢?

  可是,我为什么要打伞哟?不打伞,我的世界不是更宽敞更深邃?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心锁在那窄窄的小小的空间呢?雨中执迷。不正是自己一直来都在苦苦的追求的一种纯真,一种洒意,一种悠闲?

  许的教室跟我不是同一栋楼,快到了十字路口,许把伞让给了我,我并没接受,他笑笑转身从另一头走了。我知道自己又要淋着雨走完小道,这无须犹豫无须选择。我也知道小道的尽头不会有什么在等待自己的出现,哪怕是一棵摇曳的小树,几朵清丽的小花,都不会有,只不过是再接上另一条斜向另一个方向的小道罢了,如此而以。因此,自己不必为酝酿自己的感情而焦躁,不必为装饰自己的表情而做作。

  在仅容两个人擦肓而旱灾的小径,许又出现在我面前,而且手上多了一把紫色的小伞。送你的。不管许是不是故意,只是这么平淡无奇,冷然无味的早晨使我改变对许的另一种看法,至少,我不会这么冷冷淡淡的看他从身匆匆过。

  打开伞,从里面飘出一张字条。唐雪妮,你真是冷血动物…其实这伞我为你怎备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机会送给你…字条很小,而字却密密麻麻的布满着。看来,这字条也是反复写了多次,不然不会写和这么精密的。

  我收起了伞,不想去伤害这份纯洁的情。我把伞还给了许,也就是许在充满喜悦等我赴约的那个晚上。我看到了许失望的眼神。许说:“妮儿,这种执迷是不是很幼稚很可笑?”。

  "忘记了应当记住的,却记住了可以忘记的,拒绝了本应接受的,却接受的本应拒绝的“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晓雨妮儿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