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变形陨落毁灭·幻觉碎片 (上)
2018-09-18 17:04:4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生命是一场幻觉,生命是完整的碎片我黯然地走,我喜欢走路。我是个相信自己双脚的女人。我叫迷褐,无论怎样,我都会将我的命运托付给双脚。

  生命是一场幻觉,生命是完整的碎片

  我黯然地走,我喜欢走路。

  我是个相信自己双脚的女人。我叫迷褐,无论怎样,我都会将我的命运托付给双脚。虽然我不相信命运。

  尽管用双脚向前了几个世代,我依然迷惘,我没有方向无可奈何不知所措,我在明媚的风里落寞。因为,我绝望。

 

  曾有段时间我跑到大街小巷去买村上春树的书,昏昏沉沉以一种寂寞的姿势去读,直到看到最后脑子返回白纸状态就像春树写的田村卡夫卡。然后我听大提琴的CD,声音像江南的流水,让我所有的记忆往白纸上添加,添加。直到有一种晕眩为止,我接受了生活的现实,一点一点的,所有的事情我都没忘掉。

  我是乖女人,不懂得去红杏出墙水性扬花。于是我在红尘中是很透明的东西,我从不把网络当世界而却总刻意的消遣。我仍叫迷褐。

  我会想起他,那个笑容干净不带任何邪意的男人,JOY。我想我爱他的,但他对我说,迷褐,迷褐,要学会遗忘。

  遗忘。

  我的爱人被遗忘在远方。

  我喜欢逃避,只要是我不想面对的。

  我是一个相信自己直觉的男人。我叫JOE,无论怎样,我都会将自己的命运托付给我的直觉,虽然我不相信命运。

  尽管用直觉匍匐了几个世代,我依然迷惘,我没有印象奈何不了伤怀伤逝,我在和煦的风里颓靡。因为,我寂寞。

  曾有段时间我跑到大街小巷去买安妮宝贝的书,晕晕眩眩以一种绝望的姿势去读,知道看到最后脑子越来越颓败,然后我听苏格兰风笛的CD,像干净透明的棉布。没有灰尘,让我所有的痛苦与颓靡交织,交织。知道有一种柔软的疼痛为止,我开始了生活以外的幻想,一点一点的,所有的事情我都想忘掉。

  我是乖男人,不懂得去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但我仍在红尘中掂脚行走,我从不把网络当世界却刻意地把它当作交际工具,我仍叫JOE。

  我会想起她,那个细发紧贴双唇的美丽女人,迷恨。我想我是爱她的,但她对我说,JOE,JOE。要学会纪念。

  纪念。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 Yoki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