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变形陨落毁灭·幻觉碎片 (下)
2018-09-18 17:05:1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我的爱人在远方被纪念。幻觉生命是一场幻觉。我在上海没有固定的工作一直流离失所。我的生活,空洞。穿球鞋时我会找出柔软的白棉袜,简简单

  我的爱人在远方被纪念。

  幻觉

  生命是一场幻觉。

  我在上海没有固定的工作一直流离失所。我的生活,空洞。

  穿球鞋时我会找出柔软的白棉袜,简简单单地穿。我讨厌光脚穿球鞋。那会让我的脚窒息的,而我的脚要呼吸因为我的命运要靠它完成。爱写文字的人总是会对漂泊的人同情,因为写文字时心会流离失所,所以我时常看一些温暖而冷艳的文字。

 

  这些是他留给我的习惯,习惯不会遗传但会传染的。他说

  我说,JOY,JOY,孤独也是会被传染的。他淡漠地笑,说。我传染给你了。我简单的呵呵笑。

  他带我去哈根达斯的小店,他带我去陕西路的天桥。他有体贴柔软的身体。

  然后像是一场幻觉的,他消失了。不留任何痕迹。

  曾经爱过的人早已消失在那个季节。

  我对自己说30岁之前不再恋爱。我被伤害,然后学会了遗忘。

  爱情是互相伤害,有些事情有些东西是倒影中观望出来的凌乱的幻觉。比如生命,比如爱情。

  碎片

  生命是完整的碎片。

  我在衡山路的一家PUB唱歌,我用嗓子唱自己不喜欢的音乐无非就是赚钱来活。

  我讨厌那些无聊的音乐,我听苏格兰风笛班得瑞肖邦周杰伦蔡健雅其他的都拒绝。有时也听摇滚,看到有些孩子疯狂的爱着摇滚比如郭敬明我会微笑。紧张寂寞绝望时我就喝水,那种味道简单明了像白棉布给人的视觉一样的干净,喝完水后我觉得原来无所谓。

  这些都是她留给我的习惯,习惯不会遗传但会传染的。她说

  我说,迷恨,迷恨,寂寞也是会被传染的。她安静地笑,说。我传染给你了。我明亮的哈哈笑。

  我带她在淮海路骑双人的车子。我带她去所有的广场穿行。我带她去外滩看黄浦江的污浊。她有温暖细致的唇。

  然后像是硬被穿起来的碎片,她消失了。不留任何痕迹。

  衡山路的PUB里灯光阴暗的闪烁,迷褐抑郁的喝酒。曲子停了。是一首摇滚。停下来时迷褐有点不自然。在乱糟糟的音乐里她可以逃避。

  有脚步声,这是她熟悉的声音。JOY?

  她猛然抬起头,是一个表情复杂的面孔。

  JOY?

  不,我是JOE。

  哦认错人了,你的延伸很像JOY。

  你叫……

  迷褐。

  迷恨?

  迷褐。

  哦对,我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

  恩。

  我喜欢简单而有背景的人。

  我……也是吧。你是说我的名字让你想起了你的朋友?

  对,确切的说,是爱人。我呢?

  你的延伸让我想起我的朋友,确切的说我的爱人。

  消失了?

  消失了,也消逝了。

  我们很像。我们的生活变形了。

  我们的情感陨落了。

  我们走向毁灭,我们要面对死亡。

  “有些事情可以当作纪念,有些事情需要被遗忘。我爱你,这是我的劫难。”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 Yoki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