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这代表他对我的爱吗?
2018-10-01 15:39:41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长久以来我对感情总是小心翼翼,总是轻轻地用丝带一圈一圈地把它包裹起来。裹得太紧,我忘记了自己还拥有一种东西叫感情。17岁不是一个可以

  长久以来我对感情总是小心翼翼,总是轻轻地用丝带一圈一圈地把它包裹起来。裹得太紧,我忘记了自己还拥有一种东西叫感情。17岁不是一个可以随便谈感情的年龄,“学习”占去了大半,甚至是全部的思想。我经常告诉自己: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学业,强烈的自尊心和对金钱、权力的欲望,不允许我堕落,不允许我在读书时节产生一段错误的恋情,不允许我为幼稚的想法牵扯精力。

 

  我也不相信,会有哪个人会喜欢一个——有时疯疯颠颠、有时又嘻嘻哈哈,爱说爱笑的人。不出众的外表和胖乎乎跟洋娃娃似的身材,唯一的优点就是皮肤又细又白,可他们说更像洋娃娃了。这些更坚定了我把感情藏起来的决心,只是平时跟同学打打闹闹,欢欢喜喜地品尝着有滋有味的高中生活。看着同宿舍的姐妹,接连地陷入爱情的甜蜜中,本来就繁忙的生活变得更加复杂,经常听她们喊累,但却仍旧顽固地维持着彼此的小巢。再看看自己心中那座神圣的殿堂,像沉睡千年的古堡从未开启,生活依旧安安静静、无风无浪,不自主地跟她们比较,心里说不出是快乐还是悲伤。

  高一的生活过得很快,快得让我还来不及做好准备。高二学校要重新分班,相处了一年的同学就要分开,积累起来的感情如洪水,在每个人的眼眶中打转。6月29号返校,最后一堂班会开了很长时间,忧伤的气氛溢满了全班。可正如老班说得那样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午11:30大家永远地离开了高一四班——这个抛洒过自己汗水与泪水的班级。会后,班委会留下开会,我是班上的团支书,但因为是住校生被特批可以提前离开。

  “再见,我走了。”

  “别忘了我,给我打电话。”班长大声地对我说。

  “我走了”我对另一个同学说。

  我匆匆地逃到了门口,害怕会流下眼泪,谁知一出门就看到了他。他不是班委,只是在等人,我本该对他说一句“再见”。可不知为什么,没有说出口,或许连一个微笑也没有,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离开了。我有些后悔,为什么会这样对他?“管他的呢!没说不就没说,有什么了不起。”我心里想,“还是回家吧!”

  晚上,班长给我打来电话。

  “喂~老班组织班委出去玩,你想想到哪去?再分别通知一下”

  “我不知道他们的电话,你跟我说吧!”

  我一一记下电话号码,可多了两个,其中就有他。

  “怎么他两个也去?”我问。

  “啊~`班委里不是有和他们两个很铁的吗?当然要一起了,笨!”

  “这样啊!”我撇了一下嘴,没再说什么。

  接下来我和班长,划分各自通知的对象,我故意把他划给了班长,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好了,分头行动吧!”班长在那头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电话单调地响着,我心中一片茫然。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伊林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