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结(下)
2018-12-07 16:10:06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没有它们,我的夜太长,太长…… 晨了。你没了。带着你的温暖和你身上藏着的味道,你消失了。 屋子里空空的,没有人的温暖,没有人的味道

  没有它们,我的夜太长,太长…… 晨了。你没了。带着你的温暖和你身上藏着的味道,你消失了。 屋子里空空的,没有人的温暖,没有人的味道。 我找我的白色精灵,没有人在的时候。只有它们,它们陪着我。 我的白色精灵们呢?没了吗?怎么找不着了呢? 四处的翻起来,哪去了?哪去了?不见了吗,连你们也不要我了吗? 为什么我在哭?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为什么我觉得痛?眉头的结越来越紧,心里的那块地方为什么又要开始流着粘稠的东西。 不要,不要,我不要记得我曾爱过。不要。不要。我不要记得我心里还有块地方柔软。不要!不要!我不要熟悉你的味道。不,我不要! 我要去找我的白色精灵们,我要去找它们。然后带它们回家。它们跟我一样,一样需要一个温暖的地方。 手里攒着我的白色精灵,我只想要快些回家。 我带你们回家。我带你们到温暖的家。

  橱窗里的白色的绢鞋多么美丽,不觉停下脚步。 “小姐,您真有眼光。这是本季最流行的礼鞋。进来试试吧,您穿起来一定很漂亮。” 是你。握着清丽的女孩的手,细细的挑选着白色的礼服。 你戴了冷冷的面罩礼貌的同我微笑。 “你朋友?” “嗯。以前公司的同事。” “怎么不请她参加我们的婚礼?” “不是很熟的。” “哦。那你帮我看看,是长袖的好看还是无袖的?” 站在门外,浅浅的对你笑。 今夜怕是不能蜷在你膝上,偷偷的闻你毛衣里的味道了吧。 回家。我的白色精灵们,我们回家。 美丽的红色的液体,灵巧的光滑的白色精灵。你们轮换着在我的舌间上舞蹈,多好。 被罚出场了,违反规则的我。罚我一个人过冷清的夜。罚我一个人吹露台上的夜风。多好,还有美丽的红色的液体,灵巧的白色精灵们陪我,陪我。 是谁,是谁,是谁在唱着“我欲乘风归去……”是谁?唱得真好。真好。 归去,归去,不若归去…… 晨。 报纸的一角有一段小小的新闻:“昨日凌晨。一女子因镇静剂服食过量,不慎坠楼身亡……” 归去,归去,不若归去……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风样男子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