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如此坠落(上)
2019-01-03 16:10:2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我最喜欢的书是《呼啸山庄》别人问起来,我都这么回答;《<呼啸山庄>XX感》,要交作文的时候,我也交过类似的文章几篇,不过就没了下文。虽

  “我最喜欢的书是《呼啸山庄》”别人问起来,我都这么回答;《<呼啸山庄>XX感》,要交作文的时候,我也交过类似的文章几篇,不过就没了下文。虽说并不自信能获个征文什么奖(学校里的也好)但说实话到底心里终究是有一点点遗憾的,酸酸的。每每看见别人领奖,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劲头便像毒蛇一样冒着“咝咝”的寒气:“哼,写的到还可以,只是这种大众化的品位……这种书哪里及得上《呼啸山庄》,要是交我写我宁可不写。这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不是我喜欢,只是说起《呼啸山庄》人们就会把它和《简-爱》相比,一边摇头感叹道:“是嘛,你喜欢《呼啸山庄》啊,《简-爱》我倒看过……”一边用欣赏一件从前从未注意现在却被宣布为某朝文物的眼神小心翼翼地瞅瞅我,马上再微笑一下,我把它当作掩饰刚才的举动。天,谁能懂得《呼啸山庄》?它的冷漠、它的猛烈、它的无情、它的疯狂——或许,我的骨子里生来就潜伏着冷静与热烈两股冰与火的暗流,遇上它,冰与火便像地震一般搅和、作用、产生巨大能量、冰、二氧化碳以至震撼了我冷静的防线。

  林敦是个乡绅,穿着考究,行为幽雅,亨德莱本来也是——如果酒没被发明的话。想象不出还有什么地方比英国的乡间更恬静安适的地方了,人们按着几百年来的老习惯劳作生息,生老嫁娶。某一个天气晴朗的平常日子里,教堂的钟声正缓缓而清脆地回荡在乡里,又一位姑娘要出嫁了新郎是郡中最体面人家的儿子。看着他们幸福地乘上马车,再众人羡慕的眼神及赞美声中渐渐远去。这时一种喜悦自然涌上心头,心里琢磨这就是生活的真谛吧!——我们就生活在这种真谛中,包括我。

  接下来希斯克利夫半道上杀出搅和了人家的幸福生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但是,如果我是凯瑟琳,我也会选择希斯克利夫而不是林敦!“希斯克利夫就是我,我就是希斯克利夫!不管我们的灵魂是用什么料子做的,我们的是用同一个料子做的。”希斯克利夫低贱,既没受过教育又没良好的家世,所以贪慕虚荣的凯瑟琳才嫁给了门当户对的林敦。但是,在上帝面前灵魂是平等的,它剥去了家世、财富、名誉一件件华丽的衣裳,留下了赤裸裸的灵魂在天平上称量。也许披上华服的人们门当户对彼此恩爱,但灵魂呢?除了利益、欲望之外,相去甚远。表面上凯瑟琳文静美丽,“郡中第一夫人”当之无愧,但她身上流着毕竟是不安份的血液,她和希斯克利夫毫无疑问就是异性的自己,“我和他在一起并不是为了快乐,就像我自己不能给自己快活一样。我和他一块儿只是因为自我的存在。”——这才是世间最绝妙的情感,超越世俗甚至是生命。(我的眼神木木地说放在半空中,如果拿面镜子放在眼前,银子里应该还是凯瑟琳的面像)你说小孩子不要谈爱情,都什么还不懂呢。但起码我知道这就像完美无瑕流光溢彩坚硬无比的钻石一般高贵,不可侵犯。至于我能否得到它或者以后遇见块水晶甚至碎石头便拿去充数是另外一回事。怕就怕有一天清晨醒来时,对着华美的卧室我会不解地说:“昨晚的梦真可笑,幼稚!难道我曾经把不蔽风雨的茅屋看作比宫殿更好嘛?那时年轻……”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summery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