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残缺的幸福 (一)
2019-01-03 16:14:31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幸福是什么。一直以来,都以为幸福是一束光,永永远远照在我心上。就是因为这个永永远远,我便很放肆。可是,其实只要心灵的一个震撼,就让

  幸福是什么。一直以来,都以为幸福是一束光,永永远远照在我心上。就是因为这个永永远远,我便很放肆。可是,其实只要心灵的一个震撼,就让那光再也找不到。

  ——题记

  认识Rage是在大三。当时他担任文学社社长。一个不大却也不小的职位为他名字描上了金边。常常可以在学校的BBS上看见有关他的消息。光彩的固然有,但是不多。就像一只蚂蚁爬在一张硕大的白纸上。很艰辛,很可怜,很无辜。也许这只蚂蚁一辈子都到达不了终点。终点在它眼里只是一只蝴蝶。明明感觉已经接近了,却又转身轻盈的飞去。尽管如此,如果用一点点心去找的话,还是可以迅速捕捉到这只蚂蚁。我就是那个属于用一点点心的人。所以很信任我,一如我信任他。虽然有时他会派给我比别人多的多的工作。像要在一天内把十篇五千字以上的文章输入电脑并且要为这些文章绘制插图。我会尽力完成。尽力的含义就是熬夜。

  和Rage的关系好得像花和夜,离了谁也不行。但他只是我的朋友。有太多的事情越解释越说不清。这,是我从小就领悟到的。所以当BBS上发了如此之多的谣言。我保持沉默。有时,会忍不住想上去大骂,发泄。却没有那么做。小时候,我曾想在池塘里逮一只可爱的小金鱼。就用木棍不停的搅。那样做的结果是,池水浑浊看不见鱼。Rage和我的态度一样。我们都是能按捺住心情的波涛骇浪的人,这场风暴的平息,是我高中同学发言,说我的男友叫Flinty,在Canada。便没有人再兴风作浪了。我和Rage仍然没有变,仍然在一起工作,仍然彼此信赖。

  后来我手到一封E-mail。不知道这是从哪儿来的地址。用鲜红色的大字号写着:如果不爱Rage就请放开他,恐怖的可以。像血书。那个时候正好在深夜。外面传来猫叫。乍一听是婴儿在哭泣。能够听见风的声音。是种拉拉扯扯的声音。一只手阴飕飕的从上面猛的垂下来。伴随着很闷的撞击声。意识到是上铺的那位做梦之时,插头突然掉落。荧屏黑了。我把这短暂的经理描绘个Rage听。他只是沉默,然后咧开嘴笑。

  Flinty回来时,我们都毕业了。在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城市打拼时,才惊觉,其实我们岁为的了解都太肤浅了,肤浅得就如漂在水面的一层油。和Rage的约定也就是每个星期六下午4:30在新街口的McDonald’s见面。轮流请客。他总是静静听我埋怨那些明星是恩么把眼睛长到头顶上不接受我们娱记的采访或者主任是多么凶残肆意扣我们的奖金。等我把所有的怨气泻完后,圣代全部化了。可以倾听我诉苦的人,只有Rage而已。我问他为什么只是承接而不诉说。他耸耸肩,你也知道我的工作早辞了,说好听的是自由撰稿人,说不好听的就是无业游民,无业游民会有什么麻烦。我总是轻易相信他的话,不再深究。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芊纤迁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