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残缺的幸福 (三)
2019-01-03 16:15:52 来源: 秋雁女性网
Rage在我的身边坐下。关切的询问我为什么今天眼里少了以往的灵气。我第二次错了。以为自己可以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还是做不到。手臂绕过

  Rage在我的身边坐下。关切的询问我为什么今天眼里少了以往的灵气。我第二次错了。以为自己可以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还是做不到。手臂绕过他的脖子搭在他的肩上。终于哭了。没有出声。只是眼泪在安然理得流淌做着自由落体的运动。在McDonald’s里,有旁人看着这对奇怪的男女。这其中有拥有爱情的,有与爱情擦肩而过的,有一辈子都不会体会爱情的。他们不会理解为什么这个女子为什么哭泣,在这么多人中间。有人对女子的哭泣不屑一顾,所以会木然的看着。再转身。有人嘘唏。Rage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就像当时妈妈哄我睡觉一样。他轻轻的,像为一个病人揭开伤疤一样,说,怎么了。我意识到,这个男人可以揭开伤疤,但可以医好吗?我松开了手。拎起身边的包。一言不发推门出去。McDonald’s里的暖气开得太足了,让我对于冬日的寒风不适应,颤动。如同在萧瑟的秋风里的落叶。我想离开这个城市。所以,我快步向前走。Rage追出门。我听见他在后面大声的喊,Summer,没有Flinty,还有我,我爱你!我不想伤害这个纯洁的男人。我还是没有回头。决心已定,就不能再悔改。

  过街。身后的脚步声督促着我快走。我低着头,穿越来来往往的车辆。那个脚步声突然变得急促。便加快速度。再然后,我被人推开。同时听见刹车声。

  我想我会记住我的生日。因为它被Rage所感染。一点一点的洇开。为什么要这么倔强。为什么所有的巧合都发生。没有声息。没有预兆。没有答案。看着躺在我怀里的Rage。孩子一样的熟睡了。只是他努力睁开眼睛,嘴巴努力的吐出三个字,反反复复。在救护车和别人的惊叫中,所有的人和物都一片混杂。医护人员从我的手中抢走了他。我仅存的力气也没有了。听着救护车开走,听着周围的人的安慰。我知道,Rage是无法再陪我了。地上的大片殷红的液体任性的向四周扩散。

  以为自己一直把Rage当成好朋友。对他撒娇,对他埋怨,对他诉苦,似乎早已成为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发现长期以来他看我时眼睛里流动的温存。对于Flinty的离开,没有天崩地裂的悲伤,为什么对于Rage却有这种感觉。仅仅因为再也看不到了吗?不是的。其实,我理解错了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友情。为什么这两者的概念直到现在我才明了。我错得太离谱了。

  为Rage守灵。不管有多少人劝我休息一下。我想陪着Rage一直到他到天堂。看着镜框里那个微笑的他。温和的脸。大家都以为我只是朋友。我不想解释。我会替Rage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替他把他的小说写完。替他看这个世界。迟了,太迟了。没有人再可以看我无忧无虑的说着爱情,说着幸福。

  Rage离开了我,爱情一去不复返,留下了残缺的幸福。

  后记:

  很多事情的概念是不能理解错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芊纤迁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