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今年冬天下起雪
2019-01-08 09:12:2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为了我的眼睛,我不得不又一次的走进令我厌烦的医院,扑面而来的是医院贯有的药味,和一张张痛苦不堪的面容。我低着头,紧紧跟随父亲,向前走

  为了我的眼睛,我不得不又一次的走进令我厌烦的医院,扑面而来的是医院贯有的药味,和一张张痛苦不堪的面容。

  我低着头,紧紧跟随父亲,向前走着,这使我想起了第一次来医院配眼镜的情景。也是父亲带我来的,当时是一个小医生为我验光、配镜。当她得知,我是第一次配眼镜,却已经是高度近视时,惊讶的大呼小叫。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在墙角,还站着一个更加无助的我,从此,我对医院、医生,没有了丝毫的好感。

  这次,先是一个年迈的专家为我检查眼底,其实我早有预感,我的眼睛一定是有什么病,否则不会近视那么厉害的,我默默的等待着,等待着医生被我眼睛的病吓的从椅子上跳起,等待着她给我的眼睛判上死刑。可她没有。她一边检查,一边问我一些和眼睛挨不上关系的问题,什么我的手指好长呀,个好高呀之类的,我真是有些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专家呀?最后,她让我去散瞳。

  我坐在了椅子上,等着医生给我上眼药。可能医生对于自己的工作也烦了吧,点眼药时,总是粗鲁的扒开眼皮,但比起学校检查沙眼,要好的多的多了,每次查完沙眼,我的眼皮都翻着,回不来了!散瞳后,是机器验光,我战战兢兢的坐在了机器前,上回来的时候,机器都验不出我眼睛的度数来了,这会该听见医生的惊叫了吧?可奇怪的是,这次很顺利的就打出了我的度数。

  我来到了配镜处,麻烦也就随之而来了,不管是多少度的镜片,我的视力就是不提高,医生有些着急,重新把我带到了机器前,又一次测出我的度数,却和刚刚的度数有很大出入,她没有叫,只是说我的眼睛有些特殊,但她心里一定慌了。她想找个有经验的医生看看。

  最后的结果终于出来了,我的眼睛,并非近视,而是晶体半脱位。我以为我已经找到了病的根源,谁知它只是我的病的一部分。我又回到了专家的房间,她知道后,表情很自然,好象早就料到似的,她说:“为什么你一进来,我就问你的手指为何那么长呀,我就是怀疑你得了一种病,是马凡式综合症,主要表现为,眼睛,高度近视,骨骼,发育较快,心脏,会得心血管病......”

  她一直在滔滔不决,我的心却好乱,好乱。我不知道,原本美好的生活是否就在此刻结束了。我不得不承认,那个乐观爱笑的我,再也无法快乐。我想起了王菲的《流年》:哪一年/让一生/改变。今年的冬天的确好温暖呀,但不知不觉间,下起了蒙蒙细雨,也许你没有发觉,因为它在我心里。即使雨下得再大,心却依然枯萎,而且会,慢慢死去......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七年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