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雨前
2019-03-13 17:02:3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图书馆三楼。边窗外是学校网吧。两幢大楼间有一露天平台连接。我摊开某作家的文选平铺在窗台上,发呆的时候居然找到了乐子。一只鸡死在那里

  图书馆三楼。边窗外是学校网吧。两幢大楼间有一露天平台连接。我摊开某作家的文选平铺在窗台上,发呆的时候居然找到了乐子。

 

 

  一只鸡死在那里。等等,我敢确定是一只死鸡。它全身发灰,翎羽蓬乱;把脑袋倒插在胸口,僵直着尾巴,翅膀闭合,一阵风吹过,若干鸡毛原地打转。那般惨象,犹如一家失事的飞机。

  我好奇心起,有冲动想为死鸡验伤。正当我寻思该如何到达平台的时候,一个戴眼镜的女生跑来。我本能地提起一口气,把胳膊搭在的窗台上,想方设法用身子挡住她的视线,以免像她那种女生见到死去的小动物会莫名地感伤。但她老成地抬了抬眼镜,急停转弯,擦过我的身子,一尾马辫差点甩到我脸上。我向旁边让了让,她抓住空隙,凑到窗台边上,垫脚瞄了眼平台,然后速速离开。我冲着她的背影暗骂一句,弹了弹袖口,等她彻底消失后转身继续观察死鸡。

  关于鸡,直到今天我都有几个问题没弄明白。比如,鸡是如何跑到二楼顶上的平台的。我知道鸡的飞行能力,所以我开始质疑是不是以前一直忽视了鸡的弹跳能力。就说跳蚤吧,小腿一蹬就能蹿出一尺。可惜跳蚤不是动物,是虫子;但是青蛙一跳能有三尺高,青蛙是两栖动物,算得上比较高级了吧,但鸡怎么说还是飞禽类动物,比青蛙更高级,由此我推断人类可能真的低估了鸡的跳跃能力。

  我猜想着,突然听到窗外的动静,隔着玻璃,我又见戴眼镜梳辫子的女生。她一手拉着一个女同伴慢慢走进我视角。

  “我说的不错吧!”那眼镜妹挺着胸膛走在最前面。其中一个较为高瘦的女生环顾四周,然后猫叫一声,以示不安。另一个较黑较矮的女生撇开眼镜妹的手,不顾剩下两人的大声制止,径直走到死鸡跟前,俯身,近距离观摩。

  “都臭了。”黑妹说。我躲在角落,鄙夷地吐了口痰。早晨我来的时候还没有那只鸡呢,下午刚冒出来的鸡怎么会突然变臭。

  黑妹像个尸检科的大夫,用一个细树枝戳了戳鸡,接着又评价道:“是谋杀!”另二女顿时惊作一团,大声质问怎么可能。黑妹站起来,此时她俨然成了医院的主治医生,信誓旦旦地说:“它的脖子和翅膀被人打断了。你们看这里。”眼镜妹绷起脸,另一女作呕吐状。

  “风太大,我们回去吧。”黑妹紧紧了领口,然后三女离去。

  天完全黑下来后,在离开图书馆去上网的途中,我又听到关于死鸡的事情。我身后一个模样帅气的男生说:“告诉你,那只鸡是我杀的。我提着它的翅膀,从四楼往窗外哗地砸了下去。”我停下,回头看了看说话的男生。他的上身只穿了件汗衫,双手举过头顶,很有兴致地比划着着。他对身旁那个短发男生说:“告诉你,那鸡在我手上拼命挣扎,还啪地啄了我一口。你看。然后我一来气,使劲捏着它的脖子,我还清晰地听见咔嚓一声。真的。”“真残忍。然后呢?”“然后我一手按着它的头,一手拎着它的翅膀,然后就这么噼地往外面扔了出去。”“真恶心……死了?”“百分之一百的死。”

  晚上九点左右,我上网回来,校门口的一对情侣的谈话吸引了我。男方温情地说:“真的,告诉你,图书馆那边的天台上住了一只鸡。我每天都去照顾它。”男把脑袋往女方的胸口挪了挪又说,“真的,其实我每天都偷偷跑到天台上面,给它东西吃。它很可怜的,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住在天台上,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它翅膀折了,飞不起来。我一可怜它,就走过去,把面包撕碎了喂它吃。”女的什么都没说,搂抱男的腰,两人在惺惺相惜中融入了夜色。

  回到宿舍,我的舍友突然缠住我,问我图书馆是不是有只鸡。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听女友吹牛,他们班上的一个女生从老家那里带了一只野鸡,本来是拴在宿舍里当宠物养的,结果有天绳子断了鸡自己就跑到天台上了。他还偷偷告诉我,那个女生宿舍内部不太平,她们宿舍其中一个恶女孩偷偷地给那只鸡吃泻药和老鼠药,总之想方设法要弄死它。结果这几天那鸡就失踪了。没过多久就听说图书馆那里出现了一只鸡。

  我安慰他不要难过,因为此鸡现在已经死亡。他耸了耸肩说无所谓,反正不是他(或者他的女友的那个她)的鸡。

  晚上睡觉我居然还作了一个关于鸡的梦。梦中的鸡原来是一只大雁,它在南迁的路途中受到惊吓,居然自己弄断了翅膀,坠落到一片光秃秃的平台上。我走过去的时候手里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块面包。我感觉有点饿,自己先吃起来。突然鸡白眼一翻,开口笑起来:“哼哼!你的面包里有毒药!哈哈!”我这么一惊结果就醒了。

  天色越来越阴沉。我加了一件内衣还是嫌冷。“快下雨了,还是走吧。”我对舍友说。他骂我扫兴,都到这里了不去看看死鸡是不是太可惜了。我被他强拖上楼顶,在出口处遇见了昨晚的情侣。我们互视对方,最后只得尴尬而笑。

  我们四人继续前行,老远处就听见了几个女人的碎嘴。走近一瞧,原来是昨天的那三个女生。而且,那个帅哥和短发男生也在场。

  “咦!怎么没有了?昨天还在的呀!”眼镜妹抓头。另二女也点头附和。短发男生问帅哥:“你真的扔在这里了?”帅哥目光闪烁,茫然地点了点头。

  “告诉你们!那鸡就在这里的!”眼镜妹见其他人的脸上都带着不相信的神色,在不耐烦中,她突然拨开众人,指着我说,“不信你们问他,他也看见了。”

  我点了点头,说算了,马上要下雨了,还是走吧。

  情侣突然争吵起来,女方说男方欺骗了她的感情,男方狡辩说就是骗他老妈也不会骗她。女方不知怎么地骂他没人性,他一急就走到天台边缘,威胁她说如果他骗她就跳楼。女方也疯了,像骂街一样双手叉腰,说,“你跳了也摔不死!”她又把手指于天,“闪电打雷把你劈死!”

  争执没有起到丝毫的结果,没有人能对死鸡的失踪做出合理的解释。比如被管理员看见拾去了;被野猫野狗叼走了;被乌鸦蝙蝠分吃了……都得不到众人的一致认同。

  “到底哪去了!”混乱中某人痛苦地大叫了一声。眼镜妹与她的同伴抱作一团,像是默默地哀悼。那对情侣站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一言不发。我的舍友蹲了下来,摸出一只烟,哭了。

  我们不知为何都陷入了巨大而又莫名的悲恸中。猛然,惊雷炸响,随着而来的是一道惨白的闪电。多久没有看到如此的自然景观了?就在我为之震撼的时候:一只鸡,从天而降。

  ……

  “幸好没被劈到啊,不然就看不见鸡了。”雨界中,不知谁感概了这么一句。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madmao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