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远村秋景
2019-03-18 13:35:5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在租住的这个地方,我能有时间静静地看远村的秋。下了一场不大的雨,连着两天,天空擦拭了一样瓦蓝瓦蓝,蓝得有点深,似乎这一年来的蓝色全

  在租住的这个地方,我能有时间静静地看远村的秋。

  下了一场不大的雨,连着两天,天空擦拭了一样瓦蓝瓦蓝,蓝得有点深,似乎这一年来的蓝色全都沉淀在里面了;蓝得有点冷,冷色调,许是风里带着凉意,许是太阳没有了威力,总之,那瓦蓝的天总让我想到巨大地蓝色的海冰,似乎骨子里面正渗进了从它高远身体里袭来的寒气,更真切的感受到冰雪季节的即将来临。

 

 

  深空下,街边,那些茂盛的杨树叶也像被深色染料浸染了一样,颜色黑绿而且发亮,在不大的风里摇动着一树的手掌,发出簌簌的不知词调的歌声。当初,在春阳下,这些刚萌发出来的嫩叶染满枝头,是多么鲜绿可爱呀,现在,它把生命颜色层层积淀下来,沉静地、从容地,等待那呼啸而来的号令,飘飘落地归于泥土,准备和树的下一次轮回。

  杨树外,还有槐树及其它,槐树的叶子未见深绿,倒显得枯涩,却还是密密层层,倚着墙,覆着那一段有些破损的墙头,那个院子里荒芜空荡,连草都长得满地,想那棵树也因了这才更有恣意疯长吧。

  和深黑和枯涩相对比的,是那一房一房金黄的玉米棒,亮灿灿的,摆整齐垛成米数高的小矮墙,水泥抹成的房子举着它,让它的金黄和天的瓦蓝做映衬,秋收过去不长,家家房上都是,房子一座连一座,金黄的短墙也一道又一道,让阳光的颜色也变得金黄金黄。

  房下,一个穿了厚马甲的老女人正从那里经过,时常见到她,并不和人说话,只用眼睛寻着哪里有可捡的废品,这次显然没有期望中的物什,只看到一个果冻的塑料壳,弯腰捡了脚步没停走了过去。

  一个个头庞大的黑色带些杂毛的大狗走过,它是去找房东老爷子家的白花狗,没一会儿又原路出来了,看样子没找到,在这个寒潮来临前的阳光金黄的日子,它们除了换毛,是无需为自己做什么准备的,向阳的墙根背风的空地,都是它们休闲的好地方。

  房东老爷子出来了,在门口收拾他的东西,那条白花狗却就在旁边,左右不离尾巴摇来摇去,这狗极少搭理别人,只把驯服温顺给了养着它的老人。

  阳光下黄黄的地面,有几只麻雀叽喳着从树上飞下来,扇动着小小的翅膀,追逐扑棱一番又飞到不知哪棵树上,燕子早飞远没有音信了,这些鸟儿也许在享受为时不多的金色阳光,阳光也似乎对这些小生灵用情,空气也沐了一片淡淡的金辉。

  远村,深秋的一个上午。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陌上吟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