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等一场雪
2019-03-29 15:36:01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偶然决定推延行程,仿佛只是为等这一场雪。时针未走过半,雪已没过脚踝。路边的车少了重金属的味道,铺地也不再强硬。因为等了许久,因为这

  偶然决定推延行程,仿佛只是为等这一场雪。

  时针未走过半,雪已没过脚踝。路边的车少了重金属的味道,铺地也不再强硬。因为等了许久,因为这雪来的出其不意,因为雪温柔的像爱情,我的嘴角不经意上翘;谁会想到十多年后的我,在灯熄过半的十一点,又打了一场雪仗。夜空爽朗,一如既往。也许吵醒了邻居,阿姨睡眼惺忪的趴在窗上,无奈的欣赏我久违的笑。

  等待一声不可预期的问候,这是很荒谬的事情。尽管雪毕竟是吻过了我的眼睛,这诗一般柔和的场景,依然摆脱不了荒谬。想起了博尔赫兹与费尔南多,他们也曾沉默而执着的等待过什么。而荏苒间,等待就一层层剥去蝶衣,裸露荒谬的本质。当等待的事物闯入视线,彼时竟然意识到,皆不过自娱自乐自悲自泣。

  刹那间重遇同一场雪,恍如隔世。

  雪不是为我而来,就像出自遥远爱情边界的模糊声音,不是为我而来。陪我打雪仗的朋友走回他温暖的家,一路微笑使他不知道,暂别的我已如此陌生。此刻,小狗倚在我腿上轻轻打鼾,雪和熟睡的人们一样,兀自把各种事件随机拼凑。

  明天醒来时,希望雪依然做着它的梦。就像出自遥远爱情边界的模糊声音,不是为我而来。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衔草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