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不能归去
2019-03-29 15:37:40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夜是秋夜,月光如水,菊香四溢。小小的后院里,我与爹娘饮酒赏月,爹爹兴致很高,不停吟诗,不停喝酒,娘只笑而不语,不时给爹爹添酒,我知

  夜是秋夜,月光如水,菊香四溢。

  小小的后院里,我与爹娘饮酒赏月,爹爹兴致很高,不停吟诗,不停喝酒,娘只笑而不语,不时给爹爹添酒,我知道他们因何高兴,今天是发榜的日子,而我已考中秀才。

  爹爹也是秀才,只是他没能再更进一步,只得回到这个江南小镇,作起了教书的先生,我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今年我17岁,虽然只中了秀才,爹爹却仿佛已经看到我考中举人,考中进士的样子了。当然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我的心里却隐隐有一丝惆怅,我说不清为什么,只是觉得我这一生不该如此平淡中度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里正来了,除了贺礼,还带来了边关战火重燃的消息。我陪着饮酒,听他们谈论战事的危急,说起朝廷广征兵卒的消息;当我感到有些头晕目眩的时候,我告退回屋歇息,却是一夜无眠。

  次日一早,爹爹去了学馆,我则来到兵站。我没告诉爹娘,说不清为什么,只是觉得告诉了恐怕也就去不了边关。当我一身戎装回到家时,爹和娘呆住了,我向他们保证:烽火很快就能平息,我很快便会回来,爹娘没有说话。街上锣声响起,爹娘随我一路来到了镇西头,跨上战马的瞬间,我看见爹爹搓手叹息,我看见娘亲侧身抹泪,突然之间我觉得我可能犯了错,只是我已不能回头。

  时光荏苒,潮起潮落,我入边关已有13年,从胭脂山到阴山,从玉门关到楼兰城,看惯了太多的生死,经历了无数的屠戮,我已从文雅的书生化着了心如铁石的偏将,而爹娘也在我从军几年后相继病亡。天苍苍野茫茫,我已习惯燕山马匹仰天长啸的声音,却不敢回看来时路,也不知哪里是归时程。我已经记不清我打过多少次仗,却只记得战鼓停时的万籁死寂、残阳如血,还有战场残留的尸横遍野、满目疮痍。战事间歇,解开征辔,御下雕鞍,放马山野,拥着铁甲寒衣眠。

  云淡风清的夜晚,我会独自坐在山头,看明月从突厥人的方向升起,看明月向家的地方落下,一路黄沙风万里,却不知故土人何在。我常常会想起家,想起爹娘,想起那个月光如水、菊香四溢的秋夜;如果当初我不从军现在会是怎样?也许考取功名,到外地做一个小官,也许没考上,回到学馆做个教书先生,就像爹爹那样,然后娶个温柔贤淑而又美丽的女子为妻,生儿育女,侍奉爹娘······其实,人一辈子能生活在同一个地方,能一直守在爹娘身旁,这实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惜这个道理我明白得太晚!太晚!

  有时候我也会到想到逃离,可是怎么回得去?整整十三年,我的青春早已经殉葬于此。其实,就算回去了又如何,家已不再是从前的家,而我也不再是从前的我,也许,我想回去的其实不是那个地方,而是那段时光,时光是不能倒流的,我纵然能回到那个地方,却再也回不到那段时光。

  战火仿佛没有平息的时候,一年又一年,熟悉的弟兄突然间就会死去,而新兵一派天真,全然不知道迎接他们的未必会是显赫的战功,也许仅是悄无声息的死亡,成千上万的性命,成就的却只是将军的名声。一年又一年,只有铁戈陪伴,我已经厌倦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何时是尽头?

  我已绝望,所以当将军传令让我留守这座城池的时候,我没有丝毫的犹豫。

  三个月了,我与部下木然坚守着,一次一次击退突厥人的进攻,一切都在无意识中进行,仿佛只是处于本能。突厥人来时我没有恐惧,突厥人退去我也没有喜悦。我知道这只是一座孤城,没有援军,粮草将尽,也没有希望······

  他们又在攻城了,箭矢如蝗虫般遮天蔽日,我看见身边不断有人倒下,我看见突厥人如潮水般涌入,突然间我感到一阵恍惚,耳里充满鸣响,眼前的景象合着喊杀的声音,竟似凝固一般,我知道已经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冷漠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