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我的哥们叫小白(1)
2019-04-16 08:25:5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哥们儿这个词是形容词,名词,动词,甚至是象声词。比如我每冲电话那头儿大喊一嗓子:哥们儿就有豪气冲天,一吐为快之感。而在半夜一个人躲

  “哥们儿”这个词是形容词,名词,动词,甚至是象声词。比如我每冲电话那头儿大喊一嗓子:“哥们儿”就有豪气冲天,一吐为快之感。而在半夜一个人躲在阳台上给小白打电话,倾诉一些过往的残事,两个人一起咀嚼各自的悲伤和欢乐,“哥们”这个词儿就又变成婉约的形容词。

 

 

  一般来说,“哥们”这个词被当做名词的时候少。因为名词过于呆板和僵硬,实在是与这个动态盎然的词格格不入。

  我的哥们叫小白,这在我看来就如同地球围着太阳转一样是不折不扣的真理。但凡被说成真理的事情,总是经历种种猜疑,种种坎坷之后方能称之为真理的。再者,这个世界上的真理本来就比谬误要少的多,这就更彰显了真理是多么的可贵。

  遇见的人很多,男生也好,女生也好,相熟的也好,仅有一面之缘的也好,总不能都当成哥们的。即便是像夏天的西瓜一样熟透了的好友,能当成哥们的也是寥寥。

  奇怪的是,我和小白恰恰是在不相熟的情况下成为哥们的。

  我对小白的最初印象源于高一开学之后的第一次中秋节。

  中秋节没有放假,餐厅买的月饼可以像诺基亚一样用来砸核桃,饺子的味道倒还不错。尽管没有放假,但是能吃个月饼,吃顿饺子,对我而言,已经是相当的满足了,所以,那个夜晚我的心情像甜甜的夜风一样愉快。

  我回到教室的时候,窗外已是暮色四合,淡淡的夜色开始漫上来。这个时候班里照旧是要进行每天一次的演讲,一个胖胖的矮矮的女生走上讲台,我看了看她,发觉此人相貌一般,印堂发青,似有不祥之兆,又由于是开学之初,男生女生之间交流不多,所以,我不知道她的名字。直到老班说出她的名字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叫戈雪。也就是我的哥们小白同志。

  有些事情事后看起来很微妙,在当时有谁知道日后小白将成为我的好哥们呢?

  不过,事情也有肯定的一面,那就是小白第一次的演讲足足让我愣了好几分钟。因为我看到台上的女生由餐厅工作人员辛苦为我们包饺子为切入点,滔滔不绝的谈起饺子的来之不易,我们要好好的体味其中的甘苦,然后开始谈及父母的辛劳,最后梨花带雨,泪流成河。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台上的小白,为中国影视界而庆幸而欢呼而自豪不已。

  然而,据小白事后回忆,那次演讲完全是被逼的,是不得已才做的一次演讲。讲的当然也不是真心话,不过,眼泪却是真实的,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就像一个人漫不经心的和别人闲谈实则内心想的是另一回事儿一样。那时的小白心里大抵是想家了,然又为演讲所逼,才出此下策。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文/蓝调小吃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