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情感 > 正文
我的哥们叫小白(2)
2019-04-16 08:26:28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小白的眼泪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渐渐的,我发现,小白这个人似乎沉默寡言,一个人独来独往,和人面对面的时候会低下头去走开,仿佛是一

  小白的眼泪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渐渐的,我发现,小白这个人似乎沉默寡言,一个人独来独往,和人面对面的时候会低下头去走开,仿佛是一种彻底的拒绝。下课的时候,小白就把头埋在桌子上,沉默的不发一言,她的身边也没有什么好友陪伴。有时候她一个人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神情很认真。

  种种的印象在我心底埋下一个种子:这个女生很有个性。

  我一直认为这种沉默寡言的女孩子是很难相处的,基本属于高傲型,你跟她打招呼,她用两个大鼻孔招待你。不过,期中考试之后,班级大调桌,全班人员经过多种排列组合之后被拼合成一种调法,按照此种调法,我在小白的前一排,两人相隔不过一个书桌的距离。距离一近,交流也慢慢的多了起来,于是也就推翻了以前所做的种种结论。

  小白其实还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性格开朗,说话也幽默。

  而我在高一的时候,是班里最讨打的男生之一。我会乐此不疲的给女生起种种外号,而且,我发现,在我给她们起过外号之后,该外号可以迅速的流传下来,比如说“老姜”“雪儿“等等。直到毕业之后,这些外号还是香火旺盛,当然,这是我极力发扬之故。

  “小白”是我给哥们儿起的,其时,我经常问她借笔使,一来二去的也就慢慢的熟悉起来。不过,给她起这个外号也是正当防卫行为。我曾经借给小白同学《痞子蔡精品集》,在书中有《夜玫瑰》一文,文中有一只狗叫小皮,很讨女主人公喜欢。那只叫小皮的狗被小白同学极具发散性的思维恰到好处的安在我的身上,于是小白同学一口一个“小皮”叫的像书中的小皮一样很欢,而为了保持我的形象,于是我就针锋相对的称她为“小白”。那只蜡笔小新的白色小狗。后来,这两个词儿就成为我们的代指,是属于我们独一无二的名词,日记本上,小纸条上常常出现它俩的影子。直至上了大学之后,外号还是没有变过。我总是亲切称呼她为小白。而她也回一句小皮。这样的交谈方式令人感到轻松和温暖,就仿佛是一个秘密,外人无法窃取,唯有深入其中的人方能体会其中滋味。

 

 

  在我们给对方起了外号之后,彼此间的关系有了长远的发展,睦邻友好关系初步形成,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还未建立,因此诸如互相开对方的玩笑,我的胳膊总是被人掐的现象屡禁不止。我有时把写在黑皮本上的文字给她看,她看看,然后给出评价。偶尔,她也把她写的文章拿出来让我看,其中有首诗令我印象深刻。

  当眼睛变成浓密的黑色,记忆仍是血红。

  这是小白同学写的诗歌,当年我对此诗的主题完全摸不着头脑,遂感慨此人文学修养之高远在我之上。我问她,她也不回答。只是笑笑而已。

  不过,现在我已经知晓这首诗的真正含义了。

  只是,这是个秘密,不能说的。

  除这首诗之外,小白也有其他大作,多数我都看不懂,但这并不代表小白的文字有多么的虚假和华而不实,事实上,小白写随笔,天马行空,读完有一气呵成之感,高一时的我是无法达到这样的高度的。

  两个人互换笔记本,这从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双方感情的进一步深入。

  小白有一次和我谈起,你最想去国外的哪个地方?

  我说,巴黎。

  她一乐,说,我也向往巴黎。

  两个人居然还是想到一样的地方去旅行的,这似乎说明了两人之间有了点儿默契。

  不过,这不代表两个人已经可以无所不谈。

  小白收到一封信的时候总会欣喜若狂,洋洋得意的晃给我看,而每当我问她那封信的内容的时候,她却总是避而不谈。那封信似乎是话题的禁区,在禁区之外,任何话题都没有设置障碍,唯有此话题有关卡横在那里,无法逾越。

  然而,这并不影响我和她之间的友好关系,实际上,任何一个人都有保留秘密的权利,我对于别人的隐私也不在乎。

  就在我们之间的关系蒸蒸日上的同时,矛盾来了。

  一切全是我的错儿,我毫不隐晦的承认。那个晚上,我不应该故意的将足球踢到她身上的,虽然只是个玩笑,力度也不大,但这毕竟令一个女孩子面子上过不去。所以,当她受到攻击之后,一扭头,绷紧脸就走进教室了,进去之后接着就把头埋到桌子上。我好言好语的相劝,又是道歉,又是拍马屁,然而在其它女生面前屡试不爽的高招在小白身上通通失效。我最怕的也是这一点,如果一个女孩子因为生气而嚎啕大哭,或者在你胳膊上猛掐一顿,这还好说,起码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将其哄好,可是,世界上有小白一类人,生气的时候一言不发,各种方法均不奏效,对此,我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尴尬的看着她。

  在我好言好语说尽之后,小白终于开口了。

  她冷冷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儿:你给我滚!

  我一转身,离开,脸色苍白。

  回到宿舍,我的气儿像冬天火炉子里的火苗一样“噌噌”的向上窜。

  我想,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是无所谓的一件事情。地球离了谁都还是一样转的。

  我和小白在高中一共闹过三次矛盾,这是最大的一次,此后的矛盾持续时间较短,受灾情况亦不明显。

  唯有这一次的冷战。

  长达两个月。

  在这两个月里,我们互不说话,和朋友们交谈也尽量避免谈及对方。有好奇者问之,也只是马马虎虎的搪塞过去。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和N在晚上一起回宿舍,在足球选修课上担任队长,也就慢慢的淡忘了这件事儿。

  在这两个月里,大事只有一件,小白参加演讲比赛。

  她在台上深情并茂的讲,我在台下沉默无言的听。

  我始终没有抬起头来看她一眼。

  只是对她的舍友说,小白演讲的还真好。

  小白的确是个演讲的好材料儿,语速,语调,感情都能把握的恰到好处。煽情而不做作。这是种境界。

  演讲事件结束之后没几天,那天晚上我刚回到宿舍,舍友就飞跑过来,对我喊,戈雪把你当成八个好哥们之一啊!

  我一下子就楞在了原地,然后,我想都没想,飞跑到旁边的宿舍,拿起电话,拨她宿舍的电话号码。

  电话一接通,我的心跳立刻以一百迈的加速度加速。

  是小白的声音。

  我说,是小白吗?

  对方不做声。

  我说,之前的事情····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错儿。

  对方“哦”了一声。

  接下来的内容有些模糊,但从小白的态度来看,我知道机会总算是来了。

  第二天,小白刚推门进来,我拦住她。

  我说,你赔我昨晚的电话费。

  小白抿嘴一笑。

  我们就这样和好了。

  现在想想也真是奇怪,所谓的哥们,彼此之间总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我们之间通电话,我刚说完上句,小白就把下句说出来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小白说,我是你哥们呀。

  第一次矛盾结束之后,我们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而彼此之间深藏的秘密也已经露出冰山一角,比如我们会谈及各自的家庭,各自的过去以及朋友。

  而此时,我们已经是哥们了。

  小白也可以在别人面前拍拍我的肩膀,说,这是我哥们儿!

  而我亦可以在踢球之后看到小白把买来的方便面和火腿递给我。

  小白知道我爱吃肉,每次轮到她打饭的时候,我的饭盘里总是满满的一盘子肉。

  我知道她爱吃豆腐,所以,每次我打饭,她的饭盘里的豆腐是最多的。

  如果有人说我是坏话,小白立刻挺身而出为我辩驳。

  如果有人说小白的不是,我会立马制止这个话题。

  当然,男女之间的关系如此之亲密总是要受到一些怀疑的,班里有谣言说,小白是我的GF,而数学老师则把小白学习成绩的下降归结到恋爱身上,当他把理由告诉老郭的时候,老郭一挥手,说,不可能。他俩不是那样的人。而我的父亲有时候在家会冒出一句,小白是不是咱家儿媳妇呀。我的母亲则会两只眼睛瞪住他,人家只是异性朋友。

  不过,对于这样的谣言,我和小白是不放在心上的,身正不怕影子斜便是这样的道理,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亲密无间。天气冷了,会提醒对方多加些衣服,感冒了会送上感冒药,一个人出去买东西总要顺带着带些零食回来。我常常“呼哧呼哧”的从五楼跑下,一番冲刺之后,给小白买果冻吃。而小白也总是笑着骂我一句白痴。

  自从高二之后,我们之间的矛盾似乎越来越少。小白有时候说是我把她变快乐了。而我总是自豪的点点头。双方都在影响着彼此,这样很好。有一段时间,当我决定结束一段感情,小白总是会时不时的鼓励我几句。那时候的我就仿佛在暴风雨肆虐的天气中,一抬眼,就看到有座屋子正透出温暖的烛光一样。那种回家的感觉令人刻骨铭心。

  而高三,我们之间却是一点儿矛盾都没有。大抵是双方已经将彼此的性格摸透了,想闹矛盾也是不可能的了。

  至于大学,虽然远隔千里,但联系依然紧密。我几天不给小白发条短信就怅然若失,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而每当听到小白的声音,过去呼啸而来,未来亦是回头张望,憧憬和怀念两种泾渭分明的感情交织在一起难解难分,又是令人唏嘘不已。

  高三毕业之后,我已经和很多人断了联系,唯有小白还是结结实实的扎根在心里。

  挂电话之前,小白总是让我唱首歌给她听。

  而我总是唱起那首歌。

  一生有你。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蓝调小吃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