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多事之秋(上)
2019-04-23 16:59:2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远方的亲人病着,身边的亲人病着,这几个人是我的父亲,我的弟弟,我的爱人。在这近重阳节的月下念这句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忧

  远方的亲人病着,身边的亲人病着,这几个人是我的父亲,我的弟弟,我的爱人。在这近重阳节的月下念这句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忧伤,感觉与我这个秋的忧伤相比,真是太轻了!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我们老家有本命年不会很顺利的说法,去年父亲的病很不乐观,正月里我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这会儿来看我秋天以前的日子,真是非常的顺利。我为弟弟求了一个上海的朋友,把弟弟安排在他的公司,学习技术的弟弟对工作也算称心。父亲因为看到弟弟的前途有了着落,身体格外的好,从末再入院或者突然晕倒。而我也是随了自己的心愿,依靠着自己找了份从事瑜伽的工作,从文员到店长再准备到瑜伽教练,而再接下的我就会拥有很多自己的时间,除了上课就可以尽情的读我想读的书,学我想学的一切。一个人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并且一点都不需要放弃她的爱好,这样的生活还用怎么形容呢?

  乐极生悲,有时候这话是有味道的。临近中秋,双方的家人都在催我们年底结婚,彼此内心都是兴奋紧张却又有点迷茫。我目前的管理工作琐事很多,马上又要做教练,这个月总是感觉很有压力。可就是这个时候,仁的腰肩盘突出发作到不能卧床睡觉了。我们刚恋爱的时候,仁就对我讲过,跟他在一起是要睡一辈子硬板床的。我们睡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只是他身下有一块板子,我这面依旧是软软的被子。他复发过许多次腰疼腿疼,但从末像这次,他会冲着我发脾气。他这次复发的时候正是桂花把纱窗都熏香了的时候,那些日子月非常的亮,我们黑色的小屋总是能看清他的身子。他光着的上身,和月光一样的颜色。他常坐起来,弯着腰垂着头。时而他会捶打自己的腿,咒骂自己的腿。我已再不能爬起来抱住他,或者哭着让他住手。我躺在那里装睡,泪水也跟月光一样,悄悄的淌。仁的身体也像月光一样,湿漉漉的。以前我一直是睡在他的胳膊里,如今我最怕碰到他,远远的躺在一边.我睡不着,就又想到和他一样病的父亲,想到的全是父亲倚着墙呻吟,弯着腰打盹,有时还坐着睡到天亮的情景。一转眼,我已漂泊十一年,从末陪父亲去过一次医院。每次见面,都觉得自己还在长个子,完全没想到父亲是一直在弯腰!弯腰!我躺在那里,想到父亲之所以那样呻吟,完全是因为母亲听不到声音.母亲像个几个的孩子什么都不懂,更谈不上什么宽慰别人了,父亲除了大把大把的止疼片,没有任何治疗的缓解,并且地里的农田还在等着他,他的疼痛是怎么熬的?一幕幕全是疼痛的想像,无法阻止的疼痛!多半哭累就睡过去了,但常常又是噩梦连连.

  我从末有过照顾病人的经验,父亲病了这么多年,我只是电话里讲讲笑话,通通信.我在工作之余或偶尔请假陪仁去医院,牵引,针灸,按摩,在医院跑来跑去,病床前给仁念一篇篇的文章等等。我就发现为仁能做的越多,内心就越痛苦,觉得对不住父亲.我有了这样奔波的感受,就觉得更对不住姐姐。姐姐被父亲的病态折磨得有时会抱怨,我对姐姐那样的态度表面上是在安慰,但心里有些责怪她的.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楚小影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