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漂泊的故事(上)
2019-05-21 17:37:0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题记: 朋友,你听过望夫石的故事吗?你为她坚定不移的期盼与守候而感动过吗? 茫茫人海,芸芸众生,谁,是那块坚定的青石?谁,在对着那

  题记: 朋友,你听过“望夫石”的故事吗?你为她坚定不移的期盼与守候而感动过吗? 茫茫人海,芸芸众生,谁,是那块坚定的青石?谁,在对着那个方向痴痴地遥望?总有那么一个人,她在被称为家的地方等候着,等候着另一个人回来。一年,又一年,几年、几十年就这样过去了,一直望穿秋水,直到,直到望见你的方舟回到这个港湾。 我的故事固然不能与“望夫石”的故事相提并论,我要写的只是一个平常人家,平常人的漂泊的故事。

 

 

  (一)

  记忆中,从我降生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我的视线里,在包围着我的人群里,父亲的影子就时隐时现。因为父亲是一个背着行囊四处漂泊的人。母亲说,父亲喜欢漂泊,他在寻求属于他的蓝天,为着他四海为家的梦幻。 不明白大人的话,那时候,我啥也不懂。 只知道,小时候最怕的是大人和小伙伴问我这样一个问题:“小凤凤,你告诉我,你的爸爸在哪里?好吗?” 每当听到这样的问话时,我总是把小脑袋仰的高高的,神气地用小手指着远方说:“我爸爸就是在那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上班呀。” 然后,大人们就会故意逗着我问:“那小凤凤来告诉我们,那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呀?” 而每在这个时候,我就颓废地低下脑袋,嘟起小嘴小声说:“凤凤也不知道的。” 是的,小时候,我常常不能够完整地告诉别人爸爸工作的准确的地理位置,不是不知道,而是变化之快让他的女儿无法去记忆,当他的女儿刚刚脑子里有了长沙这个概念时,他却已经迁移到另一个新地方云南,然后也许是广西、山东……。 那时,父亲对我来说真的是遥远而又神秘的。

  (二)

  在我还如花朵般稚嫩幼小的最初几年,随母亲过着清贫生活的日子里,也常跟着母亲坐火车或轮船去看父亲。从那时开始我仿佛就成了一个随父母漂泊的孩子了。 有时半夜醒来,会迷迷糊糊感觉绰绰的人影和着混浊的空气在车厢里晃动,感受着身下车轮与钢轨有规律的振颤,心里竟然还特别踏实,会睡得很香甜,因为知道自己是和母亲在一起,知道就要见到爸爸了,就继续闭上眼睛接着去做关于新的城市,新的房子,关于水,关于山的依稀模糊的梦。 而每每从外地回来,我将会被一大群的小伙伴围着,要回答他们提出的关于新的城市、关于大山、江河、轮船、火车的种种他们感到新奇的问题。那一刻,我小小的自尊心会得到极大的满足。而我满口的南腔北调也常常会成为大人们善意地取笑。 但每当望着同龄的小伙伴被他们的父母双双亲热地牵着、抱着,在我小小的心中就会渐渐被一种说不清的酸楚充溢。 因为,那时在我心里就有一种这样的感觉:我无论走到哪里,好像都是一个外地人,我没有一个完美的家的感觉,因为我的家,它是一个漂泊的家啊。我的家与其他小孩子的家有多么的不同呀。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心垒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