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漂泊的故事(下)
2019-05-21 17:37:33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三)记忆中,抹不去的还有接站,所谓接站,其实就是在火车站等候父亲乘坐的那趟车经过这里,火车到站以后一般会停车三五分钟,这三五分钟

  (三)

  记忆中,抹不去的还有“接站”,所谓接站,其实就是在火车站等候父亲乘坐的那趟车经过这里,火车到站以后一般会停车三五分钟,这三五分钟对于我们来说,那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团聚的机会。 每在这个时候,父亲把他在外地带给我们的东西要交给母亲,母亲把在家里为父亲做好的吃的穿的要递给父亲。 然后,父亲抱起我来把我的小脸蛋贴在他的脸上、胡子上,直到扎的我生疼大叫起来,我死劲要推开他,父亲却抱紧我不放手。 等父亲要拉着妈妈的手说些话的时候,火车已经放着汽笛,发出呜——呜——的鸣叫声,火车终于开动起来。父母拉着的手却还迟迟不肯放开,我就被母亲抱在怀里,跟随火车跑起来。最后,直到再也看不见火车的影子,母亲还呆呆地朝着远方看着,看着…… 稍大一些,面对这样的场景,我就常有一种心酸的感觉。再看母亲,正如风中孤独绽放的玫瑰,随风摇曳。总有一股无以名状的悲情,雾一般升腾环绕于心。我远远的望着,泪早已悄悄的从眼角滑落。

 

 

  渐渐地从父母的眼里,读出了几分“望穿秋水终见月”和“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山海关。”的喜悦、思念、心酸与离愁,领悟到漂泊人的那份无奈与执着。 层层的记忆在盘剥,当微风轻拂尘封的往事,“此情可待成追忆”。 点点滴滴关于一个纯真年代纯真的故事,回忆起来又怎能不令我感怀?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夜来幽梦忽还乡,惟有泪千行。” 我有籍贯、有出生地。严格的说,我却没有一个从小就一直固定生活的故乡,没有一个真正的稳定的家。我只有一个基地,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 “基地”是一个词,但它对我,对如我一般的人群有着太过丰富的内涵,以至没有任何其他的词语能表达清楚,更没有任何的其他词语能代替。基地就是我的家,我的单位,我生存的环境,我从小随父母四处漂泊的大蓬车。

  (四)

  梦,总是那么地幼稚单纯,尽管从童年开始就亲睹和经历了父亲漂泊的万般离愁别绪,长大后的我,却依然憧憬和向往着那份漂泊的洒脱和浪漫。 当我第一次背上行囊,当我离开生我养我的母亲,告别那座且算是故乡的地方,泪水还是悄然而落。带着父母的叮嘱,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带着我缥缈的梦幻,我和父亲当年一样,踏上了浮云一般的漂泊之路,开始了我的漂泊生涯,成了第二代漂泊人。 。。。。。。 天长地阔,水近山远,撩起幽思一线缠。 。。。。。。

  多年以后,我的儿子和我当年一样,理所当然,也遇到了同样难以回答的问题,那就是 “宝宝,你告诉奶奶,你妈妈在哪里呀?” “宝宝,你为什么不和妈妈在一起呢?你的家在哪儿呀?” 面对左邻右舍老奶奶、阿姨、伯伯们,还有小伙伴的问题,我的宝宝和他母亲当年一样,无法给他们一个完美的应答。 可宝宝终归比他母亲聪明,听母亲说,宝宝很少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每当人们问他的时候,他总是双手叉腰,昂起小脑袋,说:“在哪里,我知道。就是不告诉你,怎么样!?”结果逗的大人们呵呵直乐。 。。。。。。 写到这里,看看桌上的咖啡已凉,喝一口,满嘴的苦涩直沁入心。 想起了余光中那首《乡愁》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心垒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