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为你的梦祈祷
2019-05-21 17:37:5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女孩轻描淡写的来和我告别。我不以为然,以为依旧会是如前几天不确定的消息。她还我CD,透明的盒子里夹着张纸。我刚想打开,她说一会再看,

  女孩轻描淡写的来和我告别。我不以为然,以为依旧会是如前几天不确定的消息。她还我CD,透明的盒子里夹着张纸。我刚想打开,她说一会再看,等她走了再看。我看着她鼻子上,人中上,??的汗珠,笑了。我继续低头练琴。

  我依旧练我的琴。她依旧侧身,枕着搭在椅子后面上的胳膊。静静的。

  为什么非要这样弹呢。怎样弹不都一个音吗?她手指比量了一下。

  我侧脸问,那你为什么不吃树皮,而吃饭呢?

  树皮那不能吃,不好吃。

  那我也是一样。

  我依旧练我的琴。她挪挪身子,还是枕着搭在椅子后面上的胳膊。静静的。

  我下午就走了。

  我站起,退到小床边坐着看她。

  我也许还回来,爸爸说也可以回来读夜校的。

  只要想学习。方法是很多的。我想他的爸妈都在外打工,弟弟读初中,妹妹读高三,而她回去也要读高三。我只知她爸爸就差几分没考上大学,因家境不好,便也没再重读,还知他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他坚定要孩子读书的信念让我联想到很多,多到心里无味。

 

 

  女孩不太表达自我的东西,聊天也很少说到自己的内心。但我知道每一个人的心底都极深极深的,或喜或忧的。她不想说,不代表我不懂她想为父母减轻些负担的心思。

  大学生活一直是我向往的,这辈子不能如愿的。

  有什么了向往的。她如突然坐到针毡般不安稳起来。

  我又笑了。这份突来的不安稳如自己以往提起心爱之人,说那句有什么好喜欢的紧张是一样的。

  考上大学时,就去我的工作室告诉我。

  她点头的脸绽落一屋笑声。

  我们开始闲聊,聊了许多。不过是些学习上的事情。我说像我们这样的女孩改变命运的方式就是读书或嫁人。嫁个自己满意些的老公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不断的完善自己。试想,一个小村只有小学毕业的女孩,另一个是会弹琴会写文章的女孩,以下的漂亮等条件一模一样,谁都能想到男人会更喜欢哪个.....我们总是离不开这些话题,离别前还是如此。记得自己发过这样的短信,喜别离,怨别离,惟有此时更珍惜。我们真是俩个被生活迷糊了的小傻瓜!

  她走后,打开信,慢慢读了起来。

  小影:

  你好。分别了!人在离别时总有千言万语,可我却不知从何说起。还记得我们相聚的日子吗?那时在茶?,你来了。你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你是完美的。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焉。就是这样。

  曲院风荷的荷花开了。我都没有陪你去看过。忙碌中,你两次来请我,而我两次都没有答应你。我明白你心里肯定很难过,很生气。在此我只能说声,对不起!

  相聚的日子是快乐的,离别就是一种痛苦。让我们把快乐留作美好的回忆吧。把这份分别留在炎热的夏天里,随着高升的温度而化尽吧!小影,别的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就在此罢笔了。我会深深的祝福你的,在将来不管我有什么样的命运,我都会努力的。再见了!

  愿你幸福!

  你就不用送我了。我不愿看见离别时的难过。

  你的好友

  2004.7.22.中午

  我叠好信。听窗外盖过河声的蝉叫。我打开记着些生活感悟名为“偶得”的那个小本子。做菜偶得以往打青瓜皮总是断掉,今日放慢速度滑下去,果然好了许多。不禁联想琴声,太慢则滞。柔合的滑下才得悠之趣。以后能削好青瓜皮也算是得了琴之悠,文之悠也!

  以往切菜总是不均,尤是青瓜。今日放松慢慢切,略好些。到了后面还是按不住青瓜,便扔掉。想来有时弹最后那根弦的勾音时,腕总突起,不能如先前姿势正确,也是这般。自己行文也是起了头,收不回来,更是这般。

  以上二则望自己以后凡事都认真,琴,文,便也会有些长进。如只想习好琴,别事不改进,学琴也是无望了。

  捉鱼偶得去荷塘捉得几条小鱼和螺螺回来。几日小鱼都死了,螺螺一个月后却生了好几个小螺螺。不禁联想自己遇事爱走极端,才如此痛苦。想来保持自我个性的同时,也要自己适应社会而不是社会适应自己......

  我翻到新的一页,如此写道:如果你想学习,处处皆老师。套用一句话,算是说完我要说的。禅,就是机缘。你须懂得,无时不禅,无处不禅,无人不禅,无事不禅。记住,你的末来是梦!永远是!有梦的人才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让我用这为理想而永远继续下去的“偶得”为你祈祷吧!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楚小影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