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猫与狗
2019-06-01 16:47:3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初冬午后的阳光温和地撒满了我的阳台,刚洗了澡的我,披着一头湿湿的长发,微眯着眼,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的闲情。 童年时,我也常这样坐在

  初冬午后的阳光温和地撒满了我的阳台,刚洗了澡的我,披着一头湿湿的长发,微眯着眼,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的闲情。 童年时,我也常这样坐在门边无声地晒太阳。我总是抱着我养的小猫,为她梳毛,与她依偎。小猫长得可人,一身洁白的毛,脾性温和,但身体娇弱,也就更招我的爱怜。邻家前不久死了一条狗,我暗自高兴,那狗一身黑毛,精瘦凶猛,我见了害怕,更可恨的是常常无故追吓我的猫。奶奶说猫狗天生就是冤家。 养猫后第二年的秋天。

 

 

  清早,我守在村口等几个伙伴一起去上学,从路边的草沟里跃出一条小狗,一身棕黄的毛蓬松着,看上去胖呼呼的,很憨厚。他见了我就轻轻地呜咽,让人顿生怜爱,我猜想他是饿了,就试着把他抱回家喂点东西,小家伙竟也乐意,不逃也不挣,只是不停地发出“呜呜”的低叫,还在我怀里轻轻地颤抖。我触摸到他前爪上毛是微湿的,那是秋露,猜想他一定是条流浪的狗。回到家后,猫不在,就从她午食里分了两条鱼出来,盛了一勺饭,用平时喂猫的瓷碗喂起狗来。小狗狼吞虎咽,一会儿就吃完了,碗被他舔得像洗过了一样,我又给他在灶后按了个窝,在他头上抚摸了几下,便急匆匆地跑到学校。那是我上学后第一次迟到。 放学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那小狗是不是已经走了。

  在屋边的枫杨树旁,我见到了他蜷缩的身影,母亲把他赶出来了。在我的再三恳求下,小狗被留在了我们家。 吃晚饭的时候,小狗抢占了猫的饭碗,猫忽然变得凶狠起来,拱着背,裂着嘴,对着那狗咆哮,养了她一年多,我从来没见过她这般脾气。我央求母亲再给小狗一个瓷碗,母亲不肯,我只好先把小狗抱开,让猫先吃,然后再让狗吃。因为猫的小气、爆燥,我开始冷落她,而处处袒护着那狗。

  也奇怪,这种不和谐不久就消失了,有一天,我看见他们俩竟一起蹲在瓷碗旁,友好地吃着饭。小狗很快长大了,因为他的温顺与忠义,家人们都开始喜欢他。母亲上晚班时,他常常义务接送。 又过了一年,我们家搬到了镇上,我把猫与狗一起带到了新家。猫每天慵懒地睡在客厅圆桌下的玻璃橱内,几个来客都误以为是只摆设的假猫,狗时常陪着母亲乡下镇上地来回跑着。 过了几个月,母亲又把猫带回乡下,说是乡下的粮仓里时有老鼠出入。不久,听说猫病了,饭也不吃。傍晚,我带着狗去乡下看她。刚到老家的弄堂口,远远地就看见猫孤独地依着墙根。

  她见着我们,马上站了起来。这时,身旁的狗立刻迎了上去,我看着他们俩在屋边亲密地互相摩蹭着对方的脸,好一会儿才停下来。我想起奶奶的话,认为她说错了。我把新煮的小鱼给猫吃,她勉强地吃了几口便不再吃了。狗蹲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与我一样为猫难过。 几天以后,母亲告诉我猫死了。狗那天很晚才回来,我透过楼上的窗户看见他轻轻地进来,在院角默默地蹲着。 阳光温暖依旧,如此一个下午,让我无端忆起儿时往事。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拂水晴岩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