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早晨的故事
2019-06-12 08:05:5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或许是昨夜的心绪中的一点迷乱,我很久才沉沉睡去。黎明的时候,也是在金鸡报晓的时候,我醒来,迷迷糊糊中,思绪就顺着昨日的桃花恋在山区

  或许是昨夜的心绪中的一点迷乱,我很久才沉沉睡去。黎明的时候,也是在金鸡报晓的时候,我醒来,迷迷糊糊中,思绪就顺着昨日的桃花恋在山区中奔忙。那平也是在不眠的夜晚中,等着天光大亮,他会怎样呢?我昨夜写的仙子一样的泉一定让他升起斩钉截铁的信心,那是因爱射出的箭,既然离弦,就势如破竹。换作是我一样采着坚定脚步,去找书记。这不用说,正愁没有借口留下平呢。我想象那书记是立刻笑容满面。至于那个小妮子,在革命的环境下,还敢说半个不字,一定轻松极了。但心里一定会嘀咕,我得琢磨个办法,叫他不能食言。叫他写份保证书,向党发誓。嘿嘿,此计甚妙。后面我就不去想了。

 

 

  我思路又想起泉,假如,这次,她没有答应,那等待的只有一个结果,用党的命令和革命的名义,让她嫁一个最苦的穷汉,改造她那投机的野性。这可不妙,我平生一贯不愿想这等恶劣的事,所以,只一闪,就回来了。

  至于刚,在革命的熔炉中,思想也是被革命的炉火融炼的,事业对于男儿来说自是比感情重要,何况,军令如山。痴情在铁的纪律下慢慢就无影了。生活就是这样,你妄想的东西,一般永远得不到。因为在起初就轰动了自己,自然暴露了力量,众矢之的岂能不败。此等已经在发生的时候,就注定了要以失败收场。这是规律。结果也正是那句,自古美丽多磨难,纨绔焉能出伟男。

  至于那个音乐的勋,不敢公开的争夺爱的权力,一念失善,以邪谋正,终不可得。我迷乱中就再次睡着了,睁开眼睛时,已经6.:30了。忙碌完,领着女儿走在上学的路上,阳光灿烂的照在身上,小学校的操场上,一个一个稚气的笑脸开心的玩耍。

  在路上,手机响了,是一条信息:“清泉,帮帮我,朋友说我缺少韧劲,我好没有面子。”我本来就想说句“千磨万韧还坚劲,任而东西南北风”后来,就琢磨不能如此,就来点禅吧。

  “面子何物,竟比心重要。你有两面,我救得一个,却奈何?”

  “是吗,那么痛呢,你总不能说痛为何物吧,我已没有了知觉,还要痛苦作什么?”朋友回答。

  我轻轻叹口气,心儿,真难,总说空话,于事无补。还是继续吧。

  “既然没有了知觉,怎么还有痛苦,要痛苦作什么,岂不自欺欺人!”

  “我已无禅,混沌一片”朋友答。

  “混沌一片,大妙,果真如此,顿超三界”我答。

  这句真的是很真重要,假如真的不只在口上说,而在实际生活中做到,那就是真的智慧人生了,我还是轻叹一声。这个时候,已经在办公室了,看看文学社里,已经好几篇文字了,早晨那迷乱的桃花恋曲,也已经有了结局。我看完,竟然出奇的静,我的感觉没有错,昨日的诗没有写错。但没有想到,最后还是因为一个比较在我看来很简单的问题分飞燕。但我对于几个男子的沉沦,没有与女中豪杰共演辉煌感到遗憾。也许这些是她人生的佩角吧,也唯有她自己是主宰。这平大夫,救一人,杀一人还真的被金庸大侠言中,看透苍凉莫如金武侠啊。

  故事开篇很精彩,结局是无奈,实际生活大多如此,平凹先生的废都也是不了了之,连商州的精灵也没有看透,那读者自是不该勉强了。我到忽然想起那广袤的秦岭,古朴的山民,在晨曦中走来,文明的风采。还是把昨日的诗写一遍为好。

  秋红泉遇平一指,

  也是梦来也是缘。

  山中孕育灵姑秀,

  逢刚始知情非凡。

  江湖默默人间路,

  历尽沧桑识等闲。

  已经春天了,等闲亦识春风面,人面桃花又该怎样的欣赏呢?这篇随笔是在看完雪里红在情感专区里的桃花恋曲时写的,有些可能要读者看了才知道的。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飘摇万里风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