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孤独的长裙
2019-06-12 08:06:49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天蓝的底色上衬托着白粉相间的细小碎花,细细的吊带,狭狭的裙摆----这是一条极地式吊带长裙。它被穿在一个橱窗模特身上,配上婀娜的的腰身

  天蓝的底色上衬托着白粉相间的细小碎花,细细的吊带,狭狭的裙摆----这是一条极地式吊带长裙。它被穿在一个橱窗模特身上,配上婀娜的的腰身,在射灯耀眼的光线下显得那么优雅、夺目。当我在精品时装店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眼睛就没舍得离开它。似乎因为这条美丽的长裙,呆板的模特才显得有了活力。

  不知道是什么品质的面料,只知道它具有真丝如水的细滑、坠感,棉布的体贴。想像中,我穿上这条裙子,无论是散步在开满油菜花的田边,还是穿棱在游人如织的大街上,一定都是一道迷人的风景。

  裙子的尺寸正合适,裙摆正好盖住了我的脚面,只隐隐露出细细的鞋跟。站在试衣镜前,得意地欣赏着被这条长裙修饰得修长的身影,感觉那穿衣镜好像变成了魔镜,在对我说:小姐,你是世界是最美丽的人!店里的老板娘走过来对我说,这条裙子引来了不少女孩子的注目,但没有人像你这样,穿出了清水芙蓉的气质。为了得到它,我忍痛花去了两个月的薪水。

 

 

  可是这条裙子只穿出去过一次就被冷落到衣橱里,冷冷清清地挂了近十年。回想起来,那仅有的一次赚去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回头率,但在我的虚荣心痛痛快快地满足的同时,我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为了使自己优雅些,我要穿上鞋跟近十厘米的高跟达芙妮;下台阶里必须注将裙摆轻轻拎起,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自己被裙摆拌倒;必须禁止欠身含腰等动作;因为裙摆狭,走路时步子要跨得小一些,等等。

  妈妈说,穿上它简直是活受罪。男友说:太时尚了,这不是上班时能穿的衣服,先收在衣橱里吧,等我们过两人世界时再拿出来穿。后来,我与男友结婚了,其它的衣服我都丢弃了,唯独带上了这条长裙。每到夏天来临,我总想穿上这条长裙,隔着百叶窗透过的柔和光钱,静静地看小说,或者在静谧的夏日夜晚,与先生手挽手散步在淡月疏影的小河旁。可是这样的机会总是太少太少,休息在家,除了睡懒觉就是做家务,要不就是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只有偶尔丈夫不在家的时候,心血来潮时穿上它站在镜子前孤芳自赏一番,然后继续将它打入“冷橱”。

  随着季节的变换和新旧的更汰,衣橱里的衣服越来越多,渐渐的,这条美丽的但几乎没有利用率的长裙被我冷漠,挤到了最不起眼的角落。

  我知道,这条长裙确实给了我自信和骄傲,但是相比之下,我还是愿意穿那些普通式样的却非常舒适的裙子走在人群中,因为这条长裙虽然很美,但它只能属于某种特定环境,它的美是静态的,与无时不在运动的现实生活格格不入,所以,注定它要孤孤单单地呆在衣橱里。

  这条美丽的孤独长裙,折射了我少女时期的虚荣,和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如今,我在追求美的同时,更加注重与生活的协调性和其实用的内涵,同时,我也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再美的东西,如果脱离了现实生活,终将会失去原有的功能而沦为孤独的摆设,甚至垃圾。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暮云疏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