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说起情事
2019-07-03 09:11:56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十年的光阴好像对爱情的更迭没什么改变,一样的纷纷扰扰,一样的牵牵绊绊,然后归于沉寂,日落天黑。只是年轻的时候,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拿

  十年的光阴好像对爱情的更迭没什么改变,一样的纷纷扰扰,一样的牵牵绊绊,然后归于沉寂,日落天黑。只是年轻的时候,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拿着青春的橡皮擦擦改改,虽然不能完全去除痕迹,倒也是可以心安理得。而年长了几岁,就不屑于这样的工作了,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修改,倒不如撕掉了干脆些。生命离撕碎的日子都已经是指日可待了,何况爱恨情仇!

 

 

  我不知道还可以留恋什么,那些红尘往事,在踏上脚印的泥土里深埋,我希望踩踏的脚印多些,就不会在别年的春上滋生出什么萌芽;曾经留在指端的烟气,弥散在空气中,和灰色的云粘合起来,总有一天会变成雨下下来,你凭着肉眼,如何能辨出哪一滴曾经含香?

  十年沧桑,十年的物事人非,就教给我两个字“离恨”!我知道我不用再对着你的照片发呆,不用看着那排在第一而永远都打不出去的电话号码流泪,不用把文字用墨色一笔一划誊写下来然后再一张一张烧毁。那是年轻时候才干的事情,十年,我已经老了。我对镜子里堆满秋霜的暗影说,让我们就这样牵着手走吧,一直一直这样走下去,直至消亡!

  我们还是不要再探讨这样枯燥的问题了。三月过了,九月菊还尚远,今年的炎夏热了几天就变得安静了。夜很深,悬着冷冷的清月。搁在壁橱上的茶已经很凉了。我苍白着脸静坐,音乐响着,是那首《隔世离空的红颜》,一遍一遍,穿越潮湿的窗棂。

  附诗:

  《隔世离空》

  端坐,起身 把季节抛于脑后 音乐响起,有人江边呜咽

  我闭眼。月光滑过去 影子也出溜过去 像一尾灵活的鱼 不溅起一点水星

  二十四桥还在。 杨柳清风 不知年年 还为谁生?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闻风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