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灯光 为谁而燃
2019-07-10 14:30:0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一夜数次醒来,每一次,都能感受到满屋柔和的光,近似橘黄,我就躺在光的怀抱里。那光,来自于脚头处,从另一张闲置的床上,不似灯光明亮,

  一夜数次醒来,每一次,都能感受到满屋柔和的光,近似橘黄,我就躺在光的怀抱里。

  那光,来自于脚头处,从另一张闲置的床上,不似灯光明亮,也不似夜灯莹暗,在这料峭的寒夜,给我寂静的宿舍燃气一片亮色,让我整夜睡在柔和而温暖的光里。

  那不是灯,是一座不大的台式电暖。

  开学前,学校水暖意外大量损坏,取暖成了当务之急,虽加紧抢修仍无通暖可能。校长马不停蹄东借西借,保证每个教室的供暖,电暖代替了水暖,白天在教室办公室,晚上在宿舍。

 

 

  初次体验被电暖全程陪伴的夜晚:新奇、安详,来自光和心理的暖意,以及明暗光影的诗意。夜很长,我可以充分享受这样的安详和暖意,梦也应该是暖暖长长。

  可我,还是无端醒来,从前在黑暗里,现在在灯光里。

  知道那不是灯,可实在不知道叫什么光,就叫灯光罢。

  躺在橘黄的灯光里,不看书不看网,任一些无凭的思绪漫过来飘过去,我就像一只无桨的船,没有目标地漂在无边的海上,任水载着漫游,任随风涌来的海浪轻轻拍打,那海浪带着遥远的气息,一声声一下下,如梦如幻,却又清晰地叩着心房。

  连续看了多日的百家讲坛,白天里让我一想起来就悸然的武则天和唐王朝走不进这片灯光;看了多天的《史记.赵世家》,那个让我叹哉惜哉的武灵王也被这片灯光化得无影无踪。白天的课业不想,曾经的缠身公务也不想,那么,又想什么呢?

  不知道。只记得曾经说过,不再想那些想了千百回也没想出头绪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有时是不受意志左右的。

  记得年轻时,晚上一挨枕头就酣然入睡,那觉睡得香,天光大亮还抱怨好夜短暂,觉得睡觉就是最美好的事情,老想着什么时候能美美地睡够。暗暗奇怪上点年纪的人放着好好的觉不睡,为什么恁早醒来,而在他们看来,我们是早就醒了不肯起,我便笑道“等我到了你这年纪也就早早醒了”,现在还没到人家年纪,早已经是人家样子了。

  “少年不识愁滋味”,经历了这么多年风雨沉浮,是该所思所感的年纪了,可也知道一介草木,思到何时感到何时,也不会有透悟,更不会有羽变,无非空耗许多寂寥的光阴而已。

  忽然觉得,这彻夜的灯光就是为我的暖梦我的心绪点燃的,它不嫌弃我木然混沌,温温款款,默默无言。

  又仿佛觉得,那柔和的橘黄是我点燃,倘是,又为谁呢?

  夜寂、夜长,灯暖、灯黄。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陌上吟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