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那个年代的难忘和迷茫(下)
2019-07-10 14:31:0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这块土地上我难忘的,还有许多同学,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年龄上也有着一些悬殊,同学间友谊处处可见,只是没有利益的勾连,一切都是纯然而

  这块土地上我难忘的,还有许多同学,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年龄上也有着一些悬殊,同学间友谊处处可见,只是没有利益的勾连,一切都是纯然而又自然,我们在一起啃馒头咸菜,一起天刚亮跑琴房去占琴,一起备战普通话测试,这其中,我唯一得意的是听他们焦急地练“|1--3 |5— 6|”而我不练不唱胸有成竹,也曾教全班视唱讲台上过了几回老师瘾。这些同学里,有的是沧州市学科带头人,省教育刊物封面人人物,不知现在上升到哪一级层次;那个内秀的唐山同学又有了新的幸福了吧?那个喜欢跳舞也喜欢安静的小妹还写诗吗?快乐天使小姑娘当初十九岁,是班上最小的,现在该三十出头了,是否还是能跳出优美的舞蹈?

 

 

  如实地说,这里是净土,走进这里的我在一定程度上把它当成了尘外洞天,但我毕竟还有洗不去的征尘和疲倦,有着一些难以愈合的创伤,我在这里静思,疗养,揣摩汲取,完成了从单纯到成熟,由激情到深沉的质变,在那里养成的定势,主导了我十年来的人生轨迹,作为生命的里程碑,它是我一生不能忘记的。

  难忘中也有迷惘,为之困扰的是未来问题,就业不再是高枕无忧,而是前途未卜,分配形势异常严峻,作为这个年纪的我,已很难像年轻人无牵无挂四海打拼,一旦分配不成,将会是另一番不知道结果的奔波和艰辛。无数个夜晚和清晨,当舍友还在美梦酣甜的时候,我却早已是辗转反侧了,前路对于我云遮雾锁,我祈祷好的结果,但不敢相信好结果百无一失降临,唯有辗侧中无谓的猜想,那种滋味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也是一生忘记不了。还有,未成年的孩子,在少了我的家里,会有怎样的缺失。依然记得我那天晚上独自回家走在去往火车站路上淌下的眼泪,那时候,我真的为自己惭愧,更有点不知道怎样去面对万一出现的最坏的结局。

  感谢命运厚待我,感谢当时的教育局长和县政府。时隔十年,当我回首这一切的时候,我已经是可以在填表时填写干部的公办教师、曾经的学校总务、现在的政教主任,尽管我早已不想做所谓领导,但无法抗拒的因素把我推到这个位置,我也只有全力为之。我还要说,我现在的一切,都和那个你百里外的地方经脉相关,没有那里,就没有我的今天。那里有过的难忘和迷惘,都是我难得的财富。我已经把在那里学到的理念和技能,融入到工作之中,也因此得到学校上下的好评。那架几百里背去的手风琴,已被另一架替换在音乐课上回响,从学校墙体到黑板到教室,无不有我心血的印记,有我在幼师收获的体现。只是,许多和我一起毕业的外地区同学一直没有分配,让我不能不对他们遗憾,也对他们微薄工资全力工作表示钦佩。我问候所有的老师同学,问候可亲可敬的宿舍管理员端木大爷,问候那条运河,问候每一条街道每一盏街灯,愿那所有着中原农村幼教黄埔军校之称的学校办得更好,办出新的辉煌。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陌上吟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