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享受讲台
2019-07-10 14:31:3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记得小时候,老师让写关于理想的作文,年少无忧,幼稚的心便插上翅膀任意飞翔,想的全是现今看来没有可能的事情,想了那么多,却偏偏没有构

  记得小时候,老师让写关于理想的作文,年少无忧,幼稚的心便插上翅膀任意飞翔,想的全是现今看来没有可能的事情,想了那么多,却偏偏没有构想过站在讲台上当一辈子老师。

  走上讲台,是因为我高中毕业,在村里当了一两年团支书,84年,县里普及幼儿教育,做妇联主任的李婶找到我家对我说,明天你去学校当老师吧,就这样一句话,决定了我几十年的生涯,那年我二十岁。

 

 

  教幼儿教小学,读幼师转正来远村,一路走来,青春少女已天命在即。每日,就是一座方方讲台,一座方方校园,一群稚气的孩子,忙忙碌碌又自觉充实;走出学校,外面的世界却常常让我目不暇接新奇茫然,我似乎才知道天下那么多行业那么多见闻,,看人家天南地北无所不晓,眼观六路钱赚八方,就觉得天下票子无处不有,可以被人家轻轻一耙哗哗收进囊内,而我仅能从工资卡上领取有限的几张。也有朋友说,你的生活圈子太小,视野太窄,这是你职业决定的,羡慕人家见识广博大气纵横,可惭愧有什么办法呢?能力有限的我不过这点作为而已。

  再看校内,似乎也经历了九曲十八弯:由不入门到有所通悟,由人前显弄到班子成员,多年后回首,却没感出可以得意的,唯觉一身疲惫,就像一艘经过漫长航行的船,就想回到出发时的港口,踏踏实实站讲台,做一个纯粹的教师。

  站在讲台,可以忘记那些极诱惑也极无奈的事情,把一颗投入的心扑到知识天地里来。那些简单买的“a o e”和“1、2、3,”却是一个个未来人才最基础也最重要的起步点,从握笔到发音一点点教,每教会一点,就有一份成就感,眼看着一个个蒙沌未开的稚童在自己辛勤教导下长成小树般的可造之材,脸上一天天现出知识人的文静神态,能读越来越长的文章,能写越来越长的文字,带着自己传授的知识走进高一级校门,想着他们以后的成就,真觉得自己的职业无比神圣,那种快乐幸福有几个没站过讲台的人能真切体会?

  站在讲台,忘记自己清贫落寞,却时觉意气焕发。三尺教鞭处,一个个伟人巨匠被我虔诚托举,一个个将相王侯被我评论指点,从上元古代到现时现在,从星际天空到草木微观,我的思想穿越时空,带着学生在自然和历史中遨游,虽然是浅显的,基础的。得意时,忘了自己是一文不值的草芥,而那些威赫在历史中甚至能生杀予夺的人物都只能在我的视角下充当我指点的对象,万物景观也向我的课堂一一展开笑颜,这是何等骄傲的享受!当然,这享受是职业赋予的,这特权也是教材赋予的,但我不忘在演绎教材的同时,对人物客观的评判,对知识适当地拓展。好多时,回想一节课,自我陶醉的我甚至有一种自豪感,这该是师者共有的吧。

  站在讲台,所感到的,不仅是一个教师,还是一个群体中的一员,是一群孩子的长者,是和孩子一样的生命个体。作为群体中的一员,我所想的所做的都要为这个群体考虑,让这个群体健康向上;作为群体中的长者,我要给这些幼稚的孩子引导和关怀,让他们感到不属于亲情的博大之爱;作为和他们一样的生命个体,我要给他们以尊重,让他们看到自己欣赏自己,懂得自爱和关爱他人。无论自己是不是班主任,我都愿意观察了解这些孩子的动向和喜乐以及需求,制定调节管理方法,和他们一起辛苦和快乐;站在长者的位置,我有责任义务给他们以关怀和引导,用我的微笑,我的鼓励,我对他们精神和物质的鼓励,这物质,不只是学习的奖励,还有困难时的帮助,必要时自掏腰包。不否认,也有对他们的批评,对一些顽劣行为和不良学习习惯的训诫,但他们小小的心里也清楚感受着温暖快乐的班级主流。走上课堂,总会忘记许多,比如感冒腰痛,比如降温身冷,比如自身的诸多不快,一篇篇感染性的范读,一个个引导性的问题,一个个欣赏的微笑,一句句活泼的话语,循循诱导春风化雨,自身加塑造的人格魅力在彰显,我也相信悉心打造六年的教育产品,绝不会有质地上的劣品。我在辛勤付出的同时,也在收获着极大的快乐。有时候真想问问这些孩子:你们喜欢我吗,答案一定是肯定的,而且是发自内心的。

  这些日子,尤其是不再担任总务后,我在一些不能胜任的事情上少了劳心费神,在讲台上多了轻松和快乐,想起曾经跃跃欲试不知分量,看看成功者雄心勃勃锐意求取,我似乎是一个颓废者;再看看外面大世界里经历过也潇洒着的人们,我更是一个不属于时代的人,甚至不足以一顾的人,但颓废也好落时也好,我在讲台外疲惫之后,退进这片宁静而纯净的空间,经营一片善真的天地,既是对自己的安慰,也是对这个世界有价值的表达,任尘境嚣嚣我自安然。什么叫大事?树人大业就是大事;什么叫幸福?心灵的快乐就是幸福;什么叫享受?品赏不够就是享受。

  阳光很好,阴冷之后终于晴天,周身温暖心情舒畅,不能说不是一种喜悦。一个无大志无成就的人,在这样的一个上午,写下一篇《享受讲台》。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陌上吟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