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那些心底的烙印(上)
2019-07-15 16:37:5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我躺在那里,头依旧痛的狠,显然是昨晚的秋风令我着凉了。下午仁旅游回来已到公司陪了我一阵子,他不过周六一夜末在家里,所以我对他嚷着我要

  我躺在那里,头依旧痛的狠,显然是昨晚的秋风令我着凉了。下午仁旅游回来已到公司陪了我一阵子,他不过周六一夜末在家里,所以我对他嚷着我要生病了和难受的话,他显然以为我是在撒娇的。一个下午,我尽是让他这样那样,更是嚷着要买这个吃那个吃,买来勉强吃了又是难受的狠。我总是折磨着他,其实是站也难受坐也难受的.幸而公司前面就我一人值班,我放开性子的纠缠他。我很难受,其实是跟小孩子生病时的磨人一样的。此时能折磨一个不计较的人,转移一下注意力,这痛楚就小了许多。晚上仁给我用玉米片牛奶煮完粥便去同学家了,我叮嘱他定要早早的回来,否则我真的是要生病了。

 

 

  他走后,我头昏沉的历害,似睡非睡的熬了一阵子。吃下两片药,读了两遍郁达夫写的故都的秋后,头越发痛的历害,在床上辗转不停,觉得怎样的躺着趴着都难受。刚借着药力有点睡意的时候,窗外一大片的爆竹声把我吵醒了.恼怒了却又没个人可以恼怒。8月20日,这是什么节日呢?想看看农历多少了,却也懒得下床,这声音突然引得我想起春节的时候躺在这里听爆竹声的情景了。这时,帘下一股林里的秋风袭来,我便觉得有些冷,后窗高楼的邻居那些杭州方言热闹的传过来,我眼里的泪水便流了下来。我突然觉得很想家,又觉得想爸妈,又立马想到一年来给爸的信多是以照片代替,越发觉得自己不孝了。

  短信上还在告诉仁定要早回来,告诉他不然我真要生病了。我想,若他在家任我性子哭闹一会儿,哭累了总有得睡。可是九点多了,他的同学又来电话说他要迟些回来,我只好答应。

  知道等不到他了,便下床来写点东西。我脑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在灵峰采的那些蕨菜。在东北老家我是从不吃这种菜的,因为它味苦。家乡山里多的是,并不以为奇。可是那个早上我们登灵峰发现了它们,我简直兴奋极了。钻到树底,被一根根蕨菜带到了树林深处。仁穿着个七分短裤,在我身后一直大声的喊我。待到我脸被树叶遮得胀红回头时,才发现他的腿被划了好几道血淋子了。我握着一大把蕨菜,然后和仁高高兴兴的回家。回家一整盘的素炒蕨菜差不多都让我自己吃了。这是我第一次吃这种野菜,是在异乡吃故乡的味道很苦的野菜。

  后来同事曾对我讲了树叶上会掉下一种像马煌样吸人血的虫子,我听得毛骨耸然。可是第二次走到那里,又什么都忘记了的被一根根的蕨菜引到了林深处。我是一直弯腰或蹲在枝叶底行走的,每次看到一株胖胖的蕨菜都惊叫着,真是如同见到了故乡的邻居似的。那林子里蚊子很多,我全然不顾了平日里怕树里有虫子,有蛇的念头,总是为着这些故乡的野菜蹲着向前跑。每次走出林子又后怕的历害,神经质的让仁看我身上有没有落虫子,时而脖里贴上的叶子小树枝也会惊得自己哇哇大叫。如今想想,没有故乡的蕨菜的召唤,我是再也鼓不起勇气独自的在枝叶底钻来钻去了。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楚小影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