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那些心底的烙印(下)
2019-07-15 16:38:17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说到蕨菜我又想到儿时的一件旧事了,那时应该是十一二岁,和一个同学去采蕨菜卖。那时我们学校都有野菜任务的。好像是我们走了极远的,不知

  说到蕨菜我又想到儿时的一件旧事了,那时应该是十一二岁,和一个同学去采蕨菜卖。那时我们学校都有野菜任务的。好像是我们走了极远的,不知怎么走到一块平坦的草地上了。突然我们看到一条黄色的耀眼的狗似的东西朝我们跑来。我记不清是谁喊着快趴下了。反正我是记得胸口贴在地上,撅着屁股,脸埋在地上却转脸偷偷的看那东西。印像里我似乎没有看清,只是黄色的耀眼的毛茸茸的东西围着我转着圈的跑着。我记得数了是三圈。后来我们非常害怕的往山下跑,然后到处的说我们遇见了没有咬我们的狼,当然我们还洋洋得意的说了是自己用了装死的聪明逃出来的。如今想来那装死的姿态是极可笑的。回家后爸一直说是狐狸,决不可能是狼的。我现在回忆起来也觉得不是狼,应该是狐狸,因为它的眼睛好像不是凶恶的。我总是感受到了一种温柔的感觉。便是此时,我的脑里眼前还能映现出它的那种模糊的温柔来。这点温柔就这样温存着我的心,我就觉得头痛有些轻了。

 

 

  其实我住在这平房里,仁几次都要搬走,因为凭了这份房钱是可以租到一间楼房的。我坚持在这里,除了享受田园之乐外,也是为了有点故乡的影像。比如那破败的房后篱笆里的黄瓜,豆角,西红柿,如今爬在绳子上的丝瓜,我对它们都生了畸形的爱恋,总是说自己亲自种得决下不了那狠心吃掉它们的。每次看它们开花,结果,以及果子散发的味道,都令我心情很激动。尤其是那故乡园子里也曾种过的牵牛花,如今被我种在窗外,总是令我感慨很多。这几株老的牵牛花已败落了,可是六月落下的几棵种子长出的牵牛花又开花了,此时还有着刚吐须发芽的,新叶与枯叶纠缠在一起,恰似我的乡愁总是不停的生出来似的。江南的秋是这样的温和,这些花要延续几代传递我的乡愁呢?

  有房后这样一个园子我觉得安稳,有个植物园我也觉得安稳。因为自家的园子后也有个山,山好像叫指冈山。那个山是恐怖的,好像有个孩子被害死在那里。夜里总是有鸟的哀音,像老人的咳声,也像婴儿的啼哭。爸用俗语说的是恨虎,我也不知这两个字写出来应该是哪两个字,学名是不是叫猫头鹰我倒是也没有问过。我那时自己住着一间小屋,夜夜不关灯,有时能听到树木呼呼的响,便觉得格外的怕。夜里也不大敢向那黑黑的山望去,印像里那边好像生着一个女鬼似的……

  我胡乱的想着这些遥远的事情,渐渐有了睡意,似乎身上的痛楚都跑到遥远的故乡去了。啊!啊!我这个不孝的女儿,只有在痛苦的时候才想到亲人啊!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楚小影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