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那时花开(下)
2019-07-20 10:45:21 来源: 秋雁女性网
自陈君怅然回南方以后,北方的天空似乎愈见澄澈高远了。林和沈经常走在湖边的林荫路上,蓝天碧水,反转相投,令人想起永恒。不曾想,后来他

  自陈君怅然回南方以后,北方的天空似乎愈见澄澈高远了。林和沈经常走在湖边的林荫路上,蓝天碧水,反转相投,令人想起永恒。

  不曾想,后来他以高大帅气勤奋好学在医学院出了名。一位官宦人家的女子喜欢上了他,传授他平步青云的捷径。他想起他的颜,心间陡然生出一丝寒意。那天夜里,他做了个梦,梦见他携贵人之手青云直上,而忘却了身后为他妍妍开放的那些花儿。醒来,主意便定了。

 

  第二天恰巧是他的生日。颜拿着一条素白的手编围巾来看他,他装做素昧平生。颜怀里抱着那条用了一个月时间亲手编织的围巾,像抱了一团乱乱的思绪。她凄然离去,泪是不肯在他面前流的。悲痛欲绝,也是她自己的事情,与那个人无关。

  她并不知道他内心那些变化,那些龌龊,那些阴谋。如果知道了,她断然不会那么难过的。

  毕业之后的第三年,他们狭路相逢在回家乡的车站上。他已经是一家合资医院的副院长,穿外国名牌套装,腕上戴OMEGA手表,脸上是职业的微笑。可是,这笑并不令人快慰,因为浮生已过千山万水,一颗心早已经蒙霜、染尘、凉透。

  颜已经褪去青涩,一袭缎面的碎花旗袍,踩细碎的脚步,艳若桃花的脸扬起微微上翘的唇。就在人海喧闹处,她也看见了他。眼角的一抹余味倏地滑过,如玻璃器皿折射出媚人的光晕,一同堕入流苏般的忧伤里。她华丽地转身,留给他一个苍凉的背影。

  这个时候,他突然感到稠稠叠叠的伤痛弥漫而来,包裹了整个躯体,心也裂开了细细密密的口子。

  如今,四月,春已姗姗而来。他依然感觉寒意。雨滴落在心上,是彻骨的寒。桌上那一沓厚厚的信,是颜曾经写给他的,密密匝匝地,堵住他的胸口。也罢,即使亲笔给颜写封信,写完之后看一遍,再看一遍,他也无力寄出。他知道悔恨,代替不了从前的岁月,也救赎不了他的决绝与离弃。

  这是几年之后,他收到林颜电子邮件的午夜:

  岁月总是很安静地走开。流年似水,似水流年,最不能容忍的,是乐声起处,我们已经不再懂得一丝一毫的悲戚或舒畅。但,现在,我很安慰。毕竟,有花曾妍妍地开放。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兰若荷香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