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竹菊物语 (上)
2019-07-26 18:15:25 来源: 秋雁女性网
引子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些零落的文字,意悬悬的,这些日受了太多刻意的禅道熏陶。我生生的是个避劫而生的魔王,这似乎安详的岁月磨尽了

  引子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些零落的文字,意悬悬的,这些日受了太多刻意的禅道熏陶。我生生的是个避劫而生的魔王,这似乎安详的岁月磨尽了所有妖魔的心思,所以,也变的安详了吧。

  应劫而生,则必是混世魔王。然而……这祥和的社会呵,明明,我避开了劫。

  可是,为什么又让我遇到了佛……

  佛说,不管你是不是安详,你前身是魔,今世也是魔。我前身是佛,今世也是佛。何况,我不必经世转世。所以,我依旧要来渡你,渡你去西天极乐。

  我说:佛,你太痴了……

  佛微笑,我苦笑。

  佛拈花,我弹指。

 

 

  一

  午夜了,我听着十岁女孩得了笛子十级的曲子,想着阳台外邻家那些刚在我夜夜意念下而终于凋落的菊花。它们,曾经在春天仅仅展示给我看一握泥土,而后紧张地呈出几点绿芽,夏日它终于得意地舒枝展叶,在我隔壁的阳台上肆意张狂,秋日,它哭了,因为它怀了孕……每天早上起来,我可以看到露在帮它流泪,那黄色的花告诉我,此后它即将消亡。因为世人只看它花开的绚烂,却不顾它愿一辈子只是翠绿的思想。于是,冬日,果然下雪了。下了很多,它葬在雪中,素白埋住了它的一切。于是,它又沉沉地睡着了……

  在梦里,我听见它悄悄对我说,明年,你来看我的翠绿吧。

  而我,也到它的梦里告诉它:明年,我不让世人看你开花……

  二

  平生爱竹不惜竹。

  因为我所有最爱的东西,都取材自竹子。甚至,我握着它们血肉制成的毛笔,在宣纸上画它们的身躯的时候,都无时不刻地因我的浅薄及粗陋而糟蹋侮辱着它们。

  竹子,石头。石头,竹子。

  我爱野竹,所以它们总被我和石头联系在了一起。

  终于有一天,我在石头边画了几朵小小的野菊花。

  那是最返朴归真的野菊花,薄薄小小的单瓣,小小的一个个椭圆,平铺开一张脸面来,大概是秋深的时候,道旁随时可见的那种。记忆里幼年时,踏着轻霜出门,看到一座高高的坟包上,开满了这小小的黄菊花。它们互相纠结,互相依偎,在坟上织成一片大大的花网,将那坟掩盖得只剩一角残陋的青碑。

  我被那一片在寒霜中快要凋零的菊花吸引,止不住自己的脚步,一步步靠近了它。

  于是,我掉入了坟中。

  那坟上,有很久前盗墓者留下的洞。野菊花欺骗了我,刹那间,似乎坟中有一双手,将我硬生生往下扯去。——我不知道下面有什么在等着我,只是,幼小的心灵从来想着坟墓就是死亡,而死亡,自然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现在,我就要入坟墓。

  旷野中只我一人。我开始后悔,我为什么要一个人在这森冷的清晨出门,雾尚未散,霜还未融,我看得最清晰的,就是这一片野菊花。以及野菊花边上,一大片结成篱笆般翠绿的竹子。

  现在我在野菊花丛中,却是悬在半空,巨大的恐惧占据着心灵,感觉再下去,就是死亡。可是,猛然间,抓住了一竿已折断枯萎并埋在了野菊花内的竹子,把它横在了身前,它和我,一起被卡住。于是,撑着它,依旧爬上了坟墓的顶。

  那时候,恨透了那片野菊花。瘫坐在那个洞穴的边上喘气,四顾被我踩得七零八落的野菊,于是,又仿佛明白过来。——它们也恨我,恨我打搅了它们的清修。我不该爬上那坟包去骚扰它们。所以,它们惩罚了我。

  如今,我画着的那野菊花,和它边上的竹子窃窃私语地讥笑:看吧,当年那幼小的孩子,如今一生都被我们牵绊了……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屈无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