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雁女性网 > 文学 > 现代 > 正文
平庸的工作日
2019-10-29 08:18:24 来源: 秋雁女性网
早上准六点五十,嘀嘀嘀嘀------,我的闹钟响了,朦胧中听到钟声的我,酸涩的眼说什么也不愿意张开,脑袋里似乎有千百个小人在锤打着,而温...

  早上准六点五十,“嘀嘀嘀嘀------”,我的闹钟响了,朦胧中听到钟声的我,酸涩的眼说什么也不愿意张开,脑袋里似乎有千百个小人在锤打着,而温暖的被窝也象情人的双手,在不停地诱惑着我不要离开。哎~,痛苦啊,单位没事开的什么职工大会,还要点名,不准时的扣钱。当今这年头,说一句扣钱真比唐僧的紧箍咒还管用,所谓“钱不是万能,但没钱是万万不能”。柔情也罢,温暖也罢,赚钱第一先。起床罗! 八点整,赶在签名簿被收起来的最后一刻签上也许是谁也认不出的大名,嘻嘻,反正只要我名字后不是空白就成啊。抬头一看,倒----,职工大会改到上午十点开,这不是涮着人玩吗?早知道如此,完全可以先打个电话,称自己不舒服,可以在床上多赖会,冬天的被窝啊,啊啊啊--哎,想想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没办法,本人要给脑补充点氧气才能清醒啊。 进到办公室,迎面扑来一鼓存了一夜的烟气和人残留在空气中的气味以及从空调中吹出的烧热的粉尘味道的热流,让我的脑袋又是一晕,我说怎么这年头的怪病越来越多的?全是开空调,吸废气的结果。但打开窗,别人肯定是不干的,冷啊,而且开窗后首先迎接你的就是汽车的喇叭声和满街的灰蒙蒙的灰尘,不开也罢。原来这就是越来越多的人高唱要接近大自然的原因啊,也包括我哦。 行了,脱掉长长的大衣,整齐地搭在靠椅上,小心地折上两折,这真还得注意了,否则到了下班的时候我的大衣准定成咸菜。有次我差点就要穿着咸菜回家了。拿上自己的茶杯,沏上自家买的乌龙,清清的茶香和绕在齿颊间隐约的甘甜味,让我的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这就要正式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随手打开工作台上的电脑,检查一下昨天的工作资料。百无聊赖,干脆打起地雷来。哎~~ 运气真不好,老点不了几个就让炸死掉,算了。 “帮我用电脑画张图,好不好?”同事小王递给我一张建筑草图。“行啊,你放着吧”“我今天就要的啊。”“行,下午给你了。”嘿,算是有事情干了,不然我真得无聊死啦,顺带多练练我的CAD。 。。。。。。 “同志们,谁要献爱心啊?买彩票去!”抬头看去,门口同事小胖通红着鼻子,手中挥动着一叠空白的填票卷大声嚷嚷。

  嗨,这期是多少啊? 500万,快来,谁中了谁请客啊 我来两张 给我来五张 我的。。。还有我。。。 。。。。。。

  一时间办公室里乱哄哄的,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谁要中了就要请全体欧洲七国游。小戈更是口出狂言: “我要中了,请大家环游世界” “嗬,你就美吧,真你中了的话,还能找得到你的人?看来还是我中比较合适,至少我比你老实!哈哈哈。。。。” 小叶毫不留情地嘲笑小戈。开了这个头,大家伙算是找到了话题,开始调侃起小戈来。 也难怪大伙调侃小戈,平时小气八拉的,每次大伙一起吃出去吃东西,到买单的时候他准没影,胡吹海侃他倒挺在行的。这会子又吹不花力气的牛皮,不被炮轰才怪呢。 还真别说,一边画着图,一边听人调侃说笑话真还是种享受,不过前提是-----------没我什么事。嘻嘻 。。。。。。 10点开职工大会,大家三三两两地坐在会议室,有的拿着报纸,有的手里拿着毛线有板有眼的打着,还有的三两个脑袋凑一块的在低声谈笑。 书记清了清嗓子,拍拍麦克风: 同志们,安静了,开会了-------- 今天我们开职工大会的中心议题只有一个。。。。。。 嗯。。。。。。某些同志存在着。。。。。。我们的企业应当。。。。。。领导班子。。。。。。 热热的空调和着这声调,让我迷迷糊糊起来,偶尔的点那么一下。同事说我点得挺水平、挺是时候的,真的象认真听报告了似的。 “所以,我们决定从下月起实行工资与业绩结合的办法,完成任务的有工资,没完成任务的那就要扣钱了” 一提钱,大伙立刻清醒了过来,这比以往的什么嗅盐啦掐人中啦强心针啦都管用,一点既中! “对,早该这样了” “就是吗,我们累得半死,有人挺轻松的,可工资一样,挺不公平的” “那我们做内业的怎么界定任务的完成与否呢?” “不公平,工作的性质和难度都不一样,评什么扣我们的?” 一个钱字,这会议室就跟开了锅的粥似,这个乱啊。 “同志们----,同志们----,安静----,请安静-----,这不是已经提出了方案嘛~~,我们也要跟上形势,对不对?你们都可以提出你们的想法嘛~~,集思广益嘛~~” “嗯~~~,同志们会后可以写出自己的看法,再交领导综合考虑,这是大家的企业嘛~~” “好,散会!”

  看看手表,嘿,12点,散会挺准时的,吃中饭了。一个上午混得真快。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轻步

辽ICP备11002676号-40 qiuy.com